圓夢文學 > 其他類型 > 大周王侯 > 卷四恍然身入桃源路 第一四零五章 攻嶺

卷四恍然身入桃源路 第一四零五章 攻嶺

    前營騎兵得到了撤退的命令,但撤退談何容易。后面的依舊往上沖,前面的想退退不回來,一時間在山坡上造成大混亂。好不容易所有兵馬都撥轉馬頭往緩坡下邊撤離時,又有數千兵馬被上方敵人射殺。

    看到對方撤退的情形,山嶺上方號令連聲,部落騎兵們紛紛上馬。幾名部落酋長早已做好了對方撤退后的準備,那便是乘猛沖猛打,沖擊對方陣型,給對方更大的殺傷。

    無數只火把被點燃,吶喊聲震天而起。部落騎兵嚎叫著從山嶺通道猛沖下來,弓箭嗡嗡作響,射出如蝗箭雨,對著下方慌忙撤退的南軍騎兵一頓窮追猛打。南軍兵馬此刻只有拼命逃離坡地一途,這種情形下他們是根本不可能再調轉馬頭迎戰的。從牛王嶺往下不過兩里多長的緩坡,戰馬馳行也不過盞茶時間而已,但這短短的盞茶時間對前營騎兵而言就好像一輩子那么的漫長。很多人確實在這里走完了他一輩子的旅程,被部落騎兵兇狠的追擊所射殺。

    不過部落騎兵顯然是殺紅了眼,不懂得見好就收的道理。他們追到了緩坡之下還不肯罷依舊窮追不舍,突然從斜刺里的黑暗沖出了一只騎兵,硬生生的將追擊的部落騎兵的陣型切成了兩端。追擊在最前方的五千多部落騎兵像切蛋糕一般被切了出去,這支騎兵的出現也讓戰斗從弓箭追殺的模式變成了近身搏殺的模式。

    倉皇逃竄的前營騎兵一部也回過神來,他們斜刺里轉向,調轉馬頭殺向坡下戰場。這么一來,被切割的千部落騎兵立刻陷入了南軍的重圍之。即便他們馬快,卻也無法在此刻從夾縫逃離,很快便陷入了南軍騎兵的肉搏圍剿之。

    后方數萬部落兵馬見勢不妙,果斷的做出了舍棄救援的決定,即刻往坡上撤去。此刻若是有絲毫猶豫,便會被對方糾纏住,那反而會付出更大的代價。不到半個時辰,被困的千部落騎兵盡數被殲滅,無一逃脫。

    直到此時,指揮作戰的韓德遂才長松了一口氣。在他的指揮下,終于沒讓局面崩潰。雖然己方在戰斗死傷兵馬已經超過九千人,但最終還是找回了些許顏面,反殺了對方千兵馬。比一的戰損比雖然讓人難以接受,但在目前的局面下已經是很好的結果了。如果要是自己不來制止韓宗昌的愚蠢行為,一味的往山嶺上沖鋒的話,五萬前營兵馬也不知能活著回來多少。如果自己不讓自己的萬兵馬在側面等待時切割戰場,對方怕是要攆著前營騎兵再追出數里地,己方還要死傷更多的兵馬。

    此刻,最危險的撤退階段的難關已經度過,兵馬終于可以休整喘息,穩住陣腳了。

    其實,此刻最為明智的作法是吃個啞巴虧撤兵回營,但韓德遂當然不能忍下吃這個大虧。特別是自己的兒子闖下的這個大禍,他必須要為他善后。若是以前倒也罷了,韓宗昌可是自己唯一的兒子了,若是不做補救,事后必要以軍法論處,那宗昌便要腦袋搬家。韓德遂不能讓自己唯一的兒子

    死,要救兒子的命,他便要替兒子將功補過。所以,辦法只有一個,今晚徹底的殲滅敵人,打一場翻身仗,則戰后論賞罰,韓宗昌的行為便可被看做是打響了破敵的第一戰。饒他性命便也不會讓人心不服了。

    簡單來說,既要明軍法,又要保全兒子的性命,便要將這個糟糕的開頭變成一個完美的結果。才能兩全其美。

    從一開始,韓德遂便其實想好了這一點,否則他也不會同意韓章的全面出擊則建議了。韓章還是個知之人的,他想必也知道這一點,所以他提出建議來,也省的韓德遂尷尬。區別便是,若是要這么干的話,己方要付出更多普通士兵的傷亡罷了。但為了韓宗昌能活命,多死一些人也是沒辦法的事。

    “給我推上攻城器械。投石車,云霄車給我拉上來。將這山嶺當成城池來攻。把他們趕下山嶺去。”韓德遂大聲下令道。

    這雖然是個笨辦法,但卻不失為此刻攻上山嶺的最可行的辦法。對方既然挖掘了陷坑,騎兵沖鋒死傷巨大。據退下來的騎兵們說,那些陷坑既深又寬,而且不止一道陷坑,恐有五道之多。整體牛王嶺南北長數里,陷坑的長度應該也有數里。就算上萬兵馬的血肉之軀也未必能填滿。任何一個正常將官也都不會明知有深壕寬溝的陷阱還要死命往上沖的,就好像沒有人在攻城時會用己方兵馬的血肉去填塞護城河或者護城壕溝一般。當然,韓宗昌這個傻子除外。

    韓德遂的想法是,對方無非是以牛王嶺的地利作為據點。他們在此也經營了不少日子,從挖掘的壕溝便可知一二。他們是做好了占據牛王嶺之利在這里跟己方作戰的。既如此,將他們趕下山嶺便是切要害的作法。一旦他們離開了他們經營好的地方,在平地上他們便再無任何的優勢可言。韓章的五萬的騎兵已經繞后,對方一旦被趕下山嶺,則正好落入韓章的里。到那時,便是他們的末日了。

    五百多輛投石車被馬匹拉上了斜坡。云霄車倒是走到一半便無法行走了,因為斜坡的坡度雖然較為平緩,但云霄車實在是不能有太多的重心的偏移,還沒上坡數十步便搖搖晃晃有傾覆之虞。韓德遂雖然很想利用云霄車作為弓箭壓制的制高點來用,但卻也不得不放棄了。

    投石車抵達山嶺斜坡二百余步左右的位置,進入了射程。但卻有個難題,那便是沒有石頭可投。草原上想找一塊像樣的石頭也都沒有。牛王嶺也不是山嶺,只是泥土隆起的草坡罷了,慢說石頭,連一塊拳頭大的鵝卵石都沒有。投石車一般就地取材,也不可能攜帶大量的石彈隨軍而行。不過這難不倒韓德遂,他命人挖掘泥土裝在草袋內壓實,投石車變成了投土車,不過一草袋的泥土砸在人身上,重量也相當的驚人,力道也相當的強勁。悶到頭上,連脖子怕是都要被砸斷,砸到身上,沖擊力也會讓人受傷,只是沒有石塊的效果那么明顯罷了。當此之時,也只能勉為其難,因地制宜勉強將就了。

    ‘投土車’

    開始將一包包的泥包往山嶺上投擲。泥包砸在山嶺上的人群之效果確實不錯。被砸的人能被砸暈過去,砸在身上更是會悶出內傷。落在地上還像炮彈一般的爆裂開來,雖然里邊的泥土迸濺出來并不足以傷人,卻讓山嶺上一片煙塵,目不視物,起到沒有想到的攪亂對方陣型的效果。

    在無數泥包的轟炸之下,山嶺上的部落兵馬亂成一團。禿骨撒酋長的頭上被一包泥土砸,虧得他身體強壯頭大脖子粗,居然沒有被砸暈,不過,他堅硬的額頭反而將泥包硌的爆裂開來,這讓他嘴巴吃了滿嘴泥,鼻子里滿是泥土。也不只是不是挖掘的泥土被牛糞還是馬屎沾染過,滿頭滿臉臭的令人發指,氣味難聞之極。氣惱的他趕到山嶺段的猛撒哥所在之處商議對策。

    猛撒哥這里也不好過,泥包砸的他所在之處全是煙塵,嘴巴里全是泥土和草屑,正聲嘶力竭的喝令兵馬不要亂,盡量躲避飛上來的泥包。

    “猛撒哥老哥,怎么辦?他娘的這幫狗雜種跟我們來這一,咱們這不是被動挨打么?弓箭也射不著他們,任他們這么砸下去,咱們豈非要被他們全給埋了么?”禿骨撒躲在馬匹側后朝著猛撒哥叫道。

    猛撒哥正自惱火,怒道:“我怎知怎么辦?誰能想到他們竟然用這種辦法?沖下去是不可能的,雖然殺了他們不少人,但他們還是有十幾萬兵馬,那可不成。他娘的,真是讓人窩火。”

    “呸呸呸!”禿骨撒狂吐著嘴巴里的泥漿,那味道臭的他自己都直惡心。

    “你呸我?是不是以為老子膽小怕死?我可告訴你,要沖你自己沖,老子可不下去送死。”猛撒哥怒道。

    “不是不是,是兄弟嘴巴里進泥巴了,怎么敢呸你老哥。”禿骨撒忙解釋道:“沖下去也得女真人幫忙才成。他娘的,完顏阿古大不是說打起來他們的兵馬就會到么?昨天開始便沒有了他們的消息,斥候都找不到他們的蹤跡。這幫女真人不會是放了我們的鴿子吧。”

    猛撒哥皺眉想了想道:“應該不會。完顏阿古大是個聰明人,他該知道我們完蛋了,他們女真人也會完蛋的。只有聯才有活路,他們不會袖旁觀的。但老子懷疑他是想讓我們跟韓德遂韓剛的兵馬死磕,然后來坐收漁翁之利。這狗東西心眼多的很,他的話只能信分。以后對他得長個心眼,不能什么都聽他的。”

    禿骨撒點頭道:“說的很是。不過……現在咱們怎么辦?”

    猛撒哥沉吟道:“先頂一頂,一時半會兒他們似乎沒有往上攻的意思,咱們先硬著頭皮頂著,反正泥包的殺傷力不大,砸死的兄弟不多。再撐一會,如果女真人還不動,咱們便下嶺撤退,再做計較便是。”

    禿骨撒咂嘴皺眉道:“那也只能如此了。”

    話猶未了,一只泥包呼嘯而來,砸在兩人間的地面上,暴起的泥土煙塵瞬間將兩人裹挾其,臭烘烘的塵土,猛撒哥和禿骨撒捂著嘴巴咳嗽成一團。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牛仔骑马官网 14年01期曾道人第三份 3d预测总汇 专家预测 山东群英会走势图13号 三国麻将规则 江苏快三遗漏二同号 复式投注 网上麻将真钱娱乐城 gtaol占地为王赚钱 如何买彩票 2017年正宗赚钱秘术 莆田游戏通比牛牛 百度回答问题赚钱有没有风险 强化券赚钱 北京pk赛车计划网页版 15选5带坐标 兼职平台是怎么赚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