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夢文學 > 玄幻奇幻 > 江山戟指 > 第28章 偷營是一門藝術

第28章 偷營是一門藝術

    從襄樊到江陵,地形中多有河流丘陵,對于善用騎兵的蒙古人來說,不會寸步難行,但也走的頗為艱辛。

    第二天,特木爾帶著三百斥候,散開一條長長的兵線,在七八里的寬度上謹慎的搜索前進。

    到了傍晚時分,負責前方的七八個斥候欣喜的回來稟告,說在前方的一座小城池附近,發現了宋人的蹤跡。

    “總數大概一千人,剛剛抵達麥城,正在挖土修墻……”斥候顧不上喝水,就大聲向特木爾稟告:“看情形似乎還有許多敵人的援軍和輜重前來,正在源源不斷的入城。”

    特木爾一驚:想不到宋軍居然主動出擊了?

    而且,居然還來的這么快!

    按路程算,行動遲緩的宋軍已經從江陵出發三天,在加上出發前的準備和整頓,這些江陵宋軍應該是襄樊陷落之前就已有出兵的打算。

    想必,是南人皇帝不停催促江陵府出兵救援襄樊,這才會出現一支宋軍。

    特木爾沉吟片刻說道:“扎合馬安達辛苦了,先去歇息吧!”

    “安達,不能歇息啊!”扎合馬急切的說道:“宋人遠道而來,并且立足未穩,正好是我們一口氣打垮他們的好時機!等那些宋人修好了城市、挖好了壕溝,我們要付出很大的力氣才能取勝呢。”

    扎合馬是特木爾的好兄弟,他對于沒有官職在身的特木爾比較親近,也就沒什么顧忌,所以急急忙忙把自己的意見說了。

    特木爾臉色凝重,猶豫不決。

    特木爾是一名優秀的斥候隊長,但對于戰局的判斷,特木爾并不十分在行。

    但特木爾覺得,扎合馬說的很有道理!

    宋人懦弱,不善野戰,如果趁著敵人立足未穩就沖殺過去,多半能夠讓膽小的宋人抱頭鼠竄。

    反之,如果自己任由宋人在那座小城里扎穩腳跟,那些宋人借助弓弩的凌厲,便能和草原勇士打個旗鼓相當——前后歷時七年,大汗帳下的勇士死傷無數,才艱難的奪取了襄樊。

    扎合馬繼續勸說道:“此去的路程我還算熟悉,如果今晚出發,明天清晨以前就能殺進那座土城,殺光那些還在做美夢的宋人。到時候我們三百斥候果斷出擊,擊潰上千敵軍,是何等風光榮耀的事情。”

    特木爾怦然心動。

    如今的大汗忽必烈最重軍功,如果自己立下大功勞,也許能一躍成為千夫長呢。

    想到這里,特木爾心中火熱,他大聲呼喊著,催促手下的斥候互相傳遞命令,盡快向他靠攏。

    為了謹慎起見,特木爾又派了幾個信使,讓他們去給千夫長巴圖報訊。

    安排停當之后,立功心切的特木爾帶著近三百名斥候連夜出發了。

    黑夜行軍,又不敢高舉火把驚動宋軍,所以三百斥候行進的頗為艱難。

    連夜出兵之后,特木爾看著四周黑沉沉的夜色,心中又開始疑神疑鬼起來。

    特木爾總覺得,附近的密林中仿佛有人在時刻監視著他的前進,讓特木爾覺得脊背發冷。

    特木爾皺著眉頭向自己的好兄弟扎合馬說道:“安達,今晚我心神不寧,總覺得有一股無形的力量掐著我的喉嚨,背后一陣陣的冒涼氣,莫非是……”

    扎合馬打斷特木爾的話:“我親愛的安達,你的皮襖穿反了……”

    特木爾:……

    三百斥候在寒風與黑暗中艱難的行進了一夜,到了天快蒙蒙亮的時候,前面帶路的斥候傳回消息:那個叫麥城的地方,已經快要到了。

    隨著軍情到來的,還有一個壞消息:宋人設置了不少暗哨,三百斥候還沒靠近就被發現了。

    特木爾暴跳如雷,他狠狠責罵了那些帶路的斥候,然后加快步伐,來到隊伍的最前面遠遠眺望。

    在宋人的營地里,尖銳的竹哨聲清晰可聞。

    一陣喧鬧聲從宋人營地里逐漸升騰而起,許多宋軍像是無頭蒼蠅一樣跑到營地外列陣,又被氣急敗壞的軍官痛罵著趕了回去。

    特木爾努力瞪大眼睛看著燈火搖曳的宋軍營寨,笑容逐漸出現在他臉上。

    這座簡陋的營寨,傍著殘破的城墻,應該正在緊張的建設之中。

    營寨里,堆滿了剛剛砍伐回來的木料和毛竹,還有堆積成垛的干草、糧食。

    至于營寨的外圍,眼下還只是幾十根扎在泥土中的大木頭,連墻壁都沒有形成。

    整個營地內,只有三座高高的木頭箭塔,看起來比較麻煩一些。

    特木爾看著前面的宋軍營地,一臉躍躍欲試的說道:“草原的勇士們,既然我們來了,那就打一下?”

    周圍的蒙古人齊聲附和。

    眼前這個殘破的土城、不完整的營寨,簡直就是個四面漏風的破屋子,只要元軍沖過去,拋擲裝滿油脂的袋子,就能在營寨里點燃沖天大火,讓那些宋人死無葬身之地。

    如果宋人拼命抵抗,那大家轉身離開就是了。

    這,便是蒙古鐵騎的優勢:一個在馬背上生長的民族,有數不清的牛羊戰馬,他們來去如風、攻勢如潮,就算一戰受挫,也能迅速脫離戰場,選擇恰當的時機反敗為勝。

    反觀宋軍,他們讓蒙古鐵騎在襄樊堅城之下撞得頭破血流,卻沒有主動出擊的能力,只能被動的呆在襄樊,承受著元軍一次又一次的圍困和攻打,直到城池陷落……

    隨著特木爾一聲令下,三百斥候嗬菏大呼起來,在黑暗中聽起來宛如一群野獸在嚎叫。

    營寨里的宋軍看起來更加混亂了,特木爾看到兩個將軍模樣的男子,拿著馬鞭四處亂抽,勒令士兵勉強結成陣型。

    特木爾幾乎笑出聲來:難道這些宋人還想正面對抗蒙古鐵騎嗎?

    特木爾抽出彎刀,斜斜指向前方。

    在特木爾身后,三百斥候催馬緩步向前,并且不斷加快馬速。

    漸漸的,三百匹戰馬匯成一道狂潮,隆隆向宋軍營寨撲了過來。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牛仔骑马官网 广西快三计划网 德州扑克游戏 四川麻将血战看叫技巧 深圳风采基本走势图 网络虚拟货币怎么赚钱的 香港开奖结果2019+开奖记录_ 厂西快乐双彩开 挂机广告赚钱是真的吗 手机能p图软件怎么赚钱 竞彩篮球大小分 中国福彩辽宁35选7近十期开奖号 j江西时时彩官网 大通彩票2019年最新 七月1日北单比分推荐 彩吧助手福彩3d出号走势图 深圳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