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夢文學 > 玄幻奇幻 > 江山戟指 > 第1章 取我大戟來

第1章 取我大戟來

    咸淳九年二月,襄陽城破。

    激烈的巷戰后,守將呂文煥投降,血戰襄樊的宋軍士兵和俠士紛紛逃散。

    在距離襄陽百里之外的山間小路上,十幾名衣甲殘破的宋軍士兵在艱難的跋涉著。

    在宋軍士兵的中間,押著一個被繩索捆綁的年輕人。

    忽然間,那個書生模樣的年輕人倒在地上,開始不停抽搐著。

    一個戴著氈帽的宋軍連忙上前查看。

    “郭醫官,呂仕道這家伙怎么了?”有宋軍用腳踢了踢那個年輕人:“不會是嚇得暈倒了吧?”

    姓郭的醫官低著頭說道:“他全身骨骼震顫,不像是生病,倒像是……”

    郭醫官的聲音婉轉輕柔,居然是個女的。

    郭醫官的話沒有說完,是因為呂仕道的樣子,不像尋常的突發惡疾。

    這情形,倒像是極高明的習武者走火入魔……

    然而,呂仕道是已故襄樊守將呂文德之子,這個手無縛雞之力的主簿,怎么會練功走火入魔?

    郭醫官一邊把呂仕道把脈,一邊在心中暗暗嘆息:叔叔呂文煥投降,這呂仕道一下子從忠良之后變成了逆賊親眷,面臨著誅九族的大罪,實在是造化弄人呢。

    郭醫官還沒搞清楚呂仕道的身體狀況,昏迷不醒的呂仕道便睜開了眼睛。

    郭醫官的心里猛然一緊……

    這是一雙充滿了殺意的眼睛。

    那雙眼睛里充滿了憤怒、嗜血、狂暴,但又格外的冷靜、冷漠。

    那是一種經歷了無數生死后、心境再難有波瀾的冷漠。

    就仿佛,面容俊逸的年輕書生突然變成了另一個人……

    呂仕道眼神朝周圍一掃,他的眼神中流露出幾分詫異。

    “爾等是何人?”呂仕道的聲音有些低沉的說道:“曹賊又在弄什么玄虛?”

    呂仕道說話的口吻和語氣,與先前完全不同,不禁讓宋軍士兵大為詫異。

    一名宋軍疑惑的問道:“曹賊?你們誰認識姓曹的賊寇?”

    眾人皆搖頭。

    郭醫官看著呂仕道,出身武學世家的郭醫官隱隱感覺到,一股極強的氣息和壓迫力從呂仕道身上散發出來。

    郭醫官感到自己好像面對的是一個絕世高手。

    而且還是殺人如麻的絕世高手。

    呂仕道晃動了一下胳膊,他嘴角露出一絲冷笑,然后雙臂一掙。

    “啪”的一聲輕響,呂仕道手腕上的麻索應聲而斷。

    在場的十幾個宋軍嚇了一跳:呂仕道平日里斯斯文文的,大伙兒對這個文弱書生并不看重,所以匆忙間用的繩子很是粗糙……

    但即便如此,呂仕道也不至于這么輕松就掙斷束縛吧?

    “嚓嚓”,兩名宋軍鋼刀出鞘,一左一右圍住呂仕道。

    文弱書生不屑的看了看那兩名宋軍,神情間頗為傲慢:“爾等是什么人?快快報上名來!”

    看著呂仕道臉上與先前截然不同的表情,郭醫官的心里冒出一股寒意。

    尤其是呂仕道臉上那一本正經的表情,讓醫官想起郭夫人提起的攝心法和離魂癥。

    “你別管我們是誰了……”郭醫官輕聲問道:“你先說說自己是誰吧。”

    呂仕道瞥了郭醫官一眼,似乎對女子極為輕視:“我乃大漢平東將軍、溫侯呂布,代天子牧守徐……”

    呂仕道還沒說完,在場的宋軍全樂了。

    呂布呂奉先?

    即便是剛剛經歷了敗兵潰逃的挫折,眾人也忍不住哄堂大笑。

    呂仕道這家伙大概是襄陽城破的時候嚇破了膽子吧?

    郭醫官沒有笑,她認真的繼續問道:“既然你是呂奉先,為什么你會在這里?呂奉先不是已經死在白門樓了嗎?”

    呂仕道愣了一下,眼神中浮現出迷茫和痛苦。

    在呂仕道腦中,無數記憶相互碰撞,讓他頭疼欲裂。

    一瞬間,呂仕道依稀記起,自己是襄陽城前任守將呂文德的兒子,生性文弱的他,在城中擔任一名主簿,襄陽城破,叔叔呂文煥投降后,自己被同袍繩捆索綁帶出了襄城。

    下一個瞬間,呂仕道又清楚記得,自己是縱馬馳騁天下的驍勇飛將,被部下背叛,隕落于白門樓的戚風慘雨之中。

    須彌之后,呂仕道仿佛又看到自己浸泡在無邊無際的血海之中,昔日同袍的身體在周圍載沉載浮,四周到處是凄涼的慘叫聲,而幾個面目陰森的鬼差飄在周圍,正在和一個戴著奇怪黑紗帽的官員商議著什么……

    無數記憶混合在一起,撞得呂仕道腦袋漲痛!

    見呂仕道抱著頭苦思冥想,年紀最大的宋軍都頭擺擺手,讓同袍收起刀子。

    “呂主簿,莫要再煩惱了,”宋軍都頭拍拍呂仕道的肩膀說道:“大家昔日也算是同袍,你父親更是有功于國……只是如今你是逆賊親眷,依朝廷法律,我們不得已將你拿下,相信朝廷會看在呂老將軍的份上赦……”

    那都頭還沒說完,道路附近的樹林里發出“咻”的一聲銳響。

    一支閃爍著寒光的羽箭,從二十多步外的樹林中電閃而出,向宋軍都頭的眼眶射去。

    這一箭從樹林中射出,距離短、箭速快,宋軍都頭一時間渾身冰冷,眼中只看到那棱形的箭頭越來越近。

    就在宋軍都頭感覺自己必死無疑的時候,站在他對面的呂仕道隨手一抓,便將那支追魂奪命的羽箭攥在手里。

    而此時,箭頭距離老宋軍的眼眶不過半尺距離。

    “咻咻……”

    更多的羽箭從樹林中射了出來,同時還有異族人的呼喝聲。

    “蒙古韃子!蒙古韃子追上來了!”

    “別怕,他們沒幾個人,跟他們拼了!”

    “韃子不給我們活路,他們也別想活!”

    宋軍士兵紛紛抄起武器迎擊,但蒙古射手躲在樹林中冷箭不斷,轉眼間便有三名宋軍被射中,慘叫著倒在地上不停翻滾。

    說是拼命,但襄陽城破、守將投降,匆匆逃出襄城的同袍們連像樣的兵器都沒有幾件,唯一的弓手劉四沒有箭矢,只能拿著空蕩蕩的黃楊木弓,哭喪著臉蜷縮與同袍身后。

    呂仕道劈手從劉四手中奪過武器,然后將手中的羽箭搭在弓弦上,閃電般一箭射出。

    蒙古射手隱藏在樹林中身影難辨,但呂仕道這一箭射出,立刻有蒙古射手跌跌撞撞的摔了出來。

    劉四大為驚嘆:這呂仕道不僅一箭射中蒙古韃子,而且還是一箭封喉!

    那名蒙古射手捂著被羽箭穿透的喉嚨,瞪大眼睛死死看著呂仕道。

    而樹林中,隱藏在灌木中的蒙古射手不約而同的瞄準呂仕道,四支羽箭同時朝呂仕道飛來。

    呂仕道面帶冷笑,他站在宋軍的前方,手中的黃楊木弓隨意格擋撥打,羽箭竟沒有傷到他半根毫毛。

    周圍的宋軍驚呆了,他們完全沒想到,文弱的呂仕道居然能有如此強悍。

    難道說先前他的束手就縛,是逗諸位同袍玩耍的?

    隱藏在樹林中的蒙古武士見弓弩傷不到呂仕道,便嚎叫著,手持彎刀從樹林里沖了出來。

    呂仕道伸出手,頭也不回的沉聲喝道:“拿我方天畫戟來!”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牛仔骑马官网 北京pk10 体球即吋比分网 广西快乐十分遗漏值 ag电子游戏 时时彩大小单双稳赚法计划 快三人工计划 雪缘园完场比分 足彩半全场攻略 梦幻手游赚钱辅助工具 三国麻将之乱世群英 过去零成本热门的赚钱买卖 顶呱刮 体育彩票 竞猜北京单场 福建31选7 20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