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夢文學 > 言情同人 > 綺夢明真 > 第39章 2.12

第39章 2.12

    沈長青透過屏幕看著辰逸辰風對兩個女孩子獻殷勤,沒覺得有什么丟臉的地方,反倒是欣慰自家兒子都是知道主動追求自己喜歡的,就連最讓自己頭疼的面對感情有些木訥的大兒子,也對那個叫綺夢的漂亮小姑娘呵護有加,這讓沈長青覺得自家兒子起碼努力過了,將來如果追不到,那全是有緣無分了。只是……他們旁邊那倆孩子也很主動啊,看來這倆小姑娘還是挺受歡迎的,自家兒子追兒媳婦的道路看起來真是艱難又漫長啊。

    這邊有人通知可以出去進行評比了,沈長青整理整理衣角,施施然地抬腿走了出去,期待自家兒子見了自己都是個什么表情。

    評委們登場的時候,辰逸并沒有注意看來的到底都是何方神圣,他只想著怎么才能不著痕跡地把做好的菜單獨留出一份給綺夢,并不想讓綺夢去吃給評委嘗過的東西。簡涼這邊已經下手把東西舀到專門的一個精致的小碗里,又迅速地將菜品撥弄兩下好讓缺失的地方不那么明顯。

    辰風在看到自家母上大人慢悠悠走出來還不忘丟給他一個“風情萬種”的眼神的時候徹底石化,轉頭看那位大哥還想著討好心上人沒注意到接下來他們要面對的是誰,無奈地先為自己這對苦命哥倆兒在心里點個蠟。

    辰逸也終于抽出時間抬頭向上看了看,這一看不要緊,差點把自己手邊的碗打翻,實在是母上大人積威甚重,自己也條件反射地抖了抖。

    說起來這沈長青也算是貴婦界一朵閃亮的奇葩,相比美容院按摩館購物大廈,她更喜歡游樂園,只是平時隱藏得好,實在想玩兒的時候她可是會毫不猶豫拽著倆兒子陪她去的,美名其曰“培養母子感情”,是這些小兔崽子要玩兒的可不是本女王大人貪玩兒。另外,沈長青本來就喜歡女孩兒,生下辰逸之后第二胎本來滿心想要個小公主,沒想到出來之后又是個小子,沈長青也就放棄了,但現在每次見到別家的小姑娘還是喜歡得不行,總是動不動就把人家女兒“搶”回家里“照顧”,偏她的丈夫,辰家兄弟的父親——辰樾,寵沈長青寵得不行,基本上是要什么給什么,自然不會干預她這些事。別看沈長青對丈夫和自己的兩個兒子為所欲為,在家族里她可是把老一輩都哄得服服帖帖,若真是沒腦子只知道胡鬧的,也不能就這么奪得徐憬柔的信任。因此兄弟倆對他們的母親大人真是又敬又畏,但更多的是愛,如果不是在一個充滿愛和責任感的環境長大,兄弟倆也不會毫無芥蒂和爭斗之心的共同執掌家族事物,也不會長成現在這樣,謙謙君子,進退有度。

    只是沈長青有時候捉弄起人來真是……尤其是自家兒子,那真是自己怎么開心怎么來,因此哥倆兒看到她出現在場上的時候,不由得下意識警惕起來。

    綺夢和明真倒是很無所謂的樣子,還沖沈長青笑了笑。沈阿姨她們之前見過的,人很好,才第二面就送了她們很多小裙子和首飾,還經常做小餅干送給她們吃,手藝雖然一般,但是卻能感受到里面的真摯和熱情,因此在姐妹倆心里對這位大方漂亮的阿姨還是很有好感的。

    且不說臺下眾人臉色變化,就說沈長青在看到菜品端上來的時候,心里還是很欣慰的,自家兒子也算是這么多天沒白努力,做出來的東西好看又好吃,對于他們來說已經很不容易了,羅家兩個姐妹也是有才華的,盤子用醬汁溝邊本就有難度,更別說她們面前的擺盤,溝邊整齊勻稱,就像是機器畫出來的一樣,另外那雕刻,看著沒有幾年底子是出不來這么精致完整的作品的,想必這孩子私下的愛好沒準兒是雕雕塑之類的。

    三組選手逐個將菜品擺上前,綺夢明真組的中規中矩不分上下,可是林羽組的兩個小丫頭端上來的卻是湯和甜品。送到嘴里第一口沈長青就知道自家兒子輸定了,在經歷前四道口味略重煎炒烹炸的菜品之后,面前這碗清淡鮮美的湯讓人眼前一亮,口感清爽解膩,熬煮出來的湯汁卻是清亮的,一看就知道很費工夫。另外一道甜品也是,并不甜,卻也以解膩為主,吃起來綿軟香糯,齒頰留香。看來這兩個孩子知道自己是最后端上菜品的,也算好了前幾組可能會在炒菜和燉菜等口味重的地方下功夫,于是自己反其道而行之,反而更加出彩,不愧是食品進營的世家千金,有手藝也有頭腦。

    看著周圍的評委在品嘗過林羽那組的菜品之后紛紛點頭,沈長青就知道大局已定,也不矯情,只在投票箱里誠實地給林羽組投了一票,轉身瀟灑地回到位子上等待投票結果。

    等待結果期間最緊張的大概是林同學了,他還等著拿了冠軍好好跟綺夢炫耀一把,最重要的是,自己大話都說出去了,總不能最后關頭打臉。綺夢明真倒是并不很在乎比賽結果,兩人現在正拿著小碗兒吃得歡呢,其他人看她們倆很開心的樣子,也就不那么關注最后的名次宣布了,畢竟從參賽到決賽,這兩伙人也算是誤打誤撞了。

    最后結果也算是求仁得仁,林羽組以微弱的優勢戰勝了綺夢組和明真組,林羽拿著獎杯同另外兩個學姐一同站在獎臺上,這是他除了足球比賽之外第一次站在其他賽事的獎臺上,因此心情還是有點微妙的。他沖綺夢揚了揚獎杯,嘴角升起一個驕傲又開心的弧度,綺夢看著這樣孩子氣又陽光的林羽,只覺得心里想裝滿了氫氣球一樣,滿滿當當的又覺得安穩,似乎被他感染,快樂得要飛起來,好像得獎的是自己似的。她看著林羽,開心地笑了,由衷地為他鼓掌祝賀。

    林羽看見綺夢的笑容,呆了呆,然后臉慢慢漲紅,卻仍然緊盯著綺夢,然后下一刻,笑得更加開心了。

    辰逸看著綺夢和林羽之間心照不宣的互動,覺得自己似乎跟她錯過了好長時間,自己不在她身邊的這些日子,他以后要更加努力地補回來,想著,辰逸握了握拳頭,眼神卻更加堅定了。

    簡涼看了,心中突然升起極大的不安,好像什么要被奪走了一樣,這種不安促使著他握住了綺夢的手,看綺夢只是呆了一下看了他一眼以為他是在高興就并沒有把手抽出去,簡涼松了口氣,卻想著以后不能再讓綺夢接近這人了。

    瑜瑾站在明真身邊,好像只關注明真的樣子,卻不動聲色地將他們之間的互動觀察了個徹底,然后轉過頭,眼神黯了黯,前幾年綺夢在足球場上主動擁抱這小子的場景又在他面前顯現出來,那是他從沒見過的溫柔的綺夢。瑜瑾摩挲著手指,覺得自己從面前的這個小子身上感受到了極大的威脅,看來,自己是時候做些什么了。

    眾人心思各異地結束了比賽,安安穩穩地繼續上學,期末考試過后,暑假開始了。

    羅家今天熱鬧極了,寬敞的園子里,一圈人搭起了燒烤架,準備在家來一次bbq。

    自然,準備食材生火這類事自然不用這些養尊處優的人親自動手,自然有傭人為他們妥帖準備,他們享受的也只是長時間的工作和學習以來好不容易能得到的閑暇。這次羅家邀約幾家要好的來玩兒,無非還是那些從小玩兒到大的還有比較信任的人。現在坐在園子里的,有林羽一家,辰逸辰風和他們的父母,簡涼和瑜瑾都是自己來的,他們兩個的家庭情況比較復雜眾人也都心知肚明,但是幾個孩子從小就在一起,互相照顧扶持著一直到現在,里面的情誼也是一般人比不了的,因此看他們倆單獨來,也沒人說什么,倒是引起一眾女眷的心疼,更是對兩人多加照顧,男人們倒是想著,這兩個少年雖在兒時不被家族重視,但能平安長到現在已是不易,另外這幾年,謝家蕭家也隱隱有承認這兩個孩子的意思,如果到時真是兩個孩子分別成了這兩個家族的掌權人,那么現在和他們交好有利無弊,因此也就對這兩人很是寬容了。

    辰逸瑜瑾站在燒烤架旁邊將傭人串好的食材放在架子上烤,燒烤都是用的無煙材料,除了需要人看著不要烤糊了,其他也沒什么特別費力的地方,只在一旁站著偶爾動動手就是。羅致遠和辰樾從地下室搬上來一箱紅酒一箱啤酒,林羽的父親林欽卻是從自家開來的車的后備箱里搬出來一箱國外正當紅的飲料給孩子們解饞,徐憬柔支使傭人抬來放紅酒的冰桶,沈長青挑了幾瓶放在里面,林羽的母親黎昕也把飲料放在另一個冰桶里。簡涼辰風從廚房里拿杯子和餐具,明真綺夢在燒烤架另一側調醬料,小院一片和諧的忙碌的景象。

    在一切收拾停當后,男人們先給自己妻子倒了酒,又看著妻子的臉色往自己杯里稍稍倒了一些——這次在一起聚的很巧的是妻管嚴聯盟,大家舉杯共飲之后便各玩各的了,男人們終于不用再管商場里的勾心斗角,變成了頹廢中年安心在躺椅里邊品酒邊閑聊,女人們則是聚在一起,還是離不開談論首飾八卦和自家孩子。

    辰風和簡涼在一旁看綺夢姐妹二人跳飛機格子,偶爾負責保護明明單腳站不住但還是因為勝負欲搖搖欲墜的硬撐的姐妹二人,辰逸和瑜瑾烤著食材,不時地朝綺夢那邊望去,卻又無奈地笑。

    等姐妹二人玩兒累了,才跑去找瑜瑾和辰逸。綺夢笑瞇瞇地給他們扇扇風:“累不累呀?我們兩位少爺真是辛苦。”

    辰逸就忍不住微微抿了抿嘴角,覺得自己就算是在這邊站一天也值得了,然后溫柔地回道:“不累不累,你快別扇了到旁邊歇著吧,那邊有烤好的東西,想吃自己去拿。”

    綺夢就聽話地去拿東西吃,拿到了之后先是用叉子把東西都弄到一個漂亮的小碟子里,然后挑了些辰逸瑜瑾喜歡吃的,遞到了他們嘴邊喂給他們吃來犒勞他們的辛苦。

    羅大小姐難得體貼一次讓兩位“勞動者”受寵若驚,忙不迭地低頭吃了,綺夢非常滿意二人的“乖巧”,在喂完他們又弄了一些簡涼和明真喜歡吃的東西遞給他們之后才坐下準備歇息。

    “怎么沒有我的?”某位沒被關注到的人表示憤慨,“我的呢?”辰家二少爺控訴般地指了指自己。

    “累,”綺夢并不多解釋,“明真,你給他弄吧,”打蛇七寸,這回辰風該說不出什么了吧。

    果然,聽見綺夢讓明真給他準備吃的,辰風不說話了,也不憤慨了,更沒有控訴了,眼巴巴地看著明真,眼睛亮得讓綺夢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明真聽了綺夢的話以為她是真的累了,再看辰風盯著自己,于是乖乖地走到一旁為辰風準備東西。瑜瑾看到了這邊發生的事,手里頓了頓,然后若無其事地繼續忙碌著。

    綺夢看辰風輕易就被解決了,無聊地拿起手邊的冰鎮飲料就要喝,卻被一只手攔住了,轉頭一看,簡涼在一旁端著一杯水看著她。

    “怎么了?”他想喝?那自己去拿別的好了。

    “剛休息,先別喝太冰的,等緩一緩再說,這杯水可以喝。”把要起身拿別的飲料的綺夢按到椅子里,遞上手里的溫水,簡涼解釋著。

    懷著老大不愿意的綺夢在簡涼柔和又堅定的目光里賭氣般地咕咚咕咚咽下去大半杯水,在覺得自己唯一一點不那么蓬勃的小火苗被澆熄了之后,綺夢放下杯子又開始琢磨著拿點什么東西吃了。

    那邊辰風和明真互換著自己覺得好吃的東西,沒一會兒就吃完了一小盤的食物。

    “你看,現在這樣不是挺好么,所以還是不要試圖硬要去改變什么了。”辰逸看著那邊鬧得正歡的四個人,用只有他和瑜瑾能聽見的聲音說道。

    瑜瑾看了看辰逸的側臉,不知道他在想什么,難道是自己的想法被發現了?不可能的,自己一直隱藏的很好,辰逸才進入綺夢的圈子多久,能看出來什么呢?自己應該是想多了。

    “說什么呢?我可聽不懂”,瑜瑾聲音平穩地回答。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軌跡,不管是友情還是愛情,強求的總是不長久。”辰逸嘆息,覺得自己已經把話說得很明白了。到底是經歷的事多一些,年齡又比他們大,偶爾能從瑜瑾的眼中看到一些執念,可是這孩子可能自己還不知道他現在真正在乎的是誰,只是被這股執念迷了眼,以為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自己說這些是為了他好也是為了自己好,畢竟若是將來他真轉不過彎來做了什么瘋狂的事,他一定會后悔今天的自己沒有勸過他。

    “可是只要是想要的,拿到手里才會開心,不是么?”瑜瑾反問,卻并沒等辰逸回答,其實他這話也是說給自己聽,因為他最近總是感覺有什么東西在他心里產生了變化,這種變化,讓他感到不安,他要堅定自己的信念,他不可以被別人左右。

    聽瑜瑾的意思,辰逸知道自己是勸不動他的。身旁這個少年有超乎同齡人的智慧與心機,也有旁人不能比擬的心智和執著,只希望他將來不要做出讓自己和他人痛苦的事就好了。辰逸想著,到底沒再出口相勸。

    又有一個人滿頭大汗地跑進小院,在見過各位長輩之后才跑到綺夢身邊,“你們也不等等我就開始了?”

    正是剛剛球隊訓練完的林羽,雖是暑假,但是林羽的球隊因為開學之后就要打比賽,所以最近一直在訓練,好在校足球隊也是有人性的,今天是訓練的最后一天,今天過后,林羽也可以開始享受暑假了。

    綺夢無奈地奪過他手里拿著的還冒著涼氣的礦泉水瓶,接了簡涼遞過來的溫水塞到林羽手里,又讓人拿了一條干凈的毛巾,兜頭罩在林羽腦袋上,胡亂地給他擦著汗,林羽蒙在毛巾里傻笑,等綺夢給他擦完了,才舉著杯子一口把水都吞了下去。

    把林羽推上樓先換身衣服免得全是汗著涼了——林羽從小到大也沒少在羅家過夜,兩家熟悉得很,因此羅家有林羽的備用衣服,林家也有羅家雙胞胎備用的衣服,等林羽換好了,綺夢才興奮地說:“咱們別在這呆著了沒意思,去后院或者閣樓吧!”

    眾人自然沒有反駁的,又商量好了一會兒玩兒什么,跟長輩說過之后,就一起鬧著走了。

    那邊媽媽們見這幫皮猴兒又不知道去哪兒野了,都無奈地笑笑,話題自然落到了這幫孩子身上。

    雖然剛剛只是在一旁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天,但是孩子們這邊是什么樣的幾位做母親的全看在眼里。看著幾個孩子之間的互動,徐憬柔等人也都在心里做著衡量。母親或許天生更細心一些,對孩子之間細微的感情變化也能敏感地察覺到,只是現在孩子還小,涉及不到談婚論嫁,但是他們這種商業世家之間,聯姻還是要慎重的,因此從小相互在一起培養感情也是有的。在場的林羽母親黎昕就是有這意思,因此也不拘著林羽從小沒事兒就往羅家跑。兒子似乎是最近才開竅,看著更在乎綺夢一點,可是他開竅得似乎有點晚啊,現在綺夢身邊看著,似乎已經有好幾個殷勤的了。同樣有這種想法的是沈長青,她倒是很久之前就知道大兒子辰逸對那個救了他的小姑娘很有好感,但是因為家族內部斗爭嚴重因此錯過了兩個小孩子培養感情的最好時機,現在看來,綺夢那孩子確實不錯,看著驕橫但是心里卻是有數的,又會關心人,處理事務又果斷,隱隱在這些天之驕子面前有領頭人的架勢,這就很難得了。好在大兒子沉穩有耐心,想來多接觸接觸應該也有一絲機會。只是現在看著,自家小兒子似乎對羅家二千金有意思啊,只是這傻兒子自己還沒察覺到,看來自己得給兩個兒子創造點機會,至于到時候怎么表現,就是他們自己的事兒了。

    像黎昕沈長青這般的家長,雖然知道找一個得力的家族聯姻勢必會對自家的發展如虎添翼,但是也不會去干涉孩子的感情,不然早在小時候林羽跟羅家姐妹一起玩兒的那陣子,黎昕就該教林羽如何去討好她們了,可是她并沒有那么做,只是讓兒子以交朋友的方式去和羅家姐妹相處,如今自家兒子開始開竅了,雖然失了先機,黎昕也只是遺憾,并沒有后悔,畢竟對于自己來說,林羽找到真正喜歡的人才是她所在乎的。

    而沈長青也是這樣的想法,因此同樣沒有告訴兒子應該怎么做,或是討好羅家,她希望的是兒子們能通過自己的努力和才華來贏得自己喜歡的人的欣賞,她可能會為他們創造條件,但是不會對她們應該做什么指手畫腳。

    這邊沈長青和黎昕都微微失神想著自家小子的事兒,那邊徐憬柔也觀察到了雙胞胎和周圍人的互動。當年生下雙胞胎的時候極其艱難,自己也算是過了鬼門關,因此對這姐妹倆也格外疼愛,自然也想給她們找到最好的最適合她們的那個良人,因此姐妹倆從小和誰玩兒和誰走得近她從來不干涉,畢竟喜歡的人還是要自己挑選,現在看著,綺夢明真周圍獻殷勤的人倒是挺多,只是姐妹倆的性格她這個做母親的十分清楚,明真看著柔弱乖巧,性格卻是最倔的,決定好的事兒誰都拉不回來,看著溫溫柔柔的,其實是不愛多管閑事又十分果決的性子,缺點是有時候會為了某些事不顧一切。看著明真現在的樣子,似乎是喜歡上了那個叫謝瑜瑾的孩子,只是那個孩子,她看著,似乎是還沒確定心意,表面上對明真呵護有加,只是時常走神,好像心不在焉的樣子,辰風似乎也對明真有意思,只是那孩子似乎自己還沒發現,綺夢都看出來了他還懵懵懂懂的呢,不過好在這孩子很大膽,會主動接觸明真,因此最后明真會怎么選擇,還真是個未知數。綺夢這孩子呢,看著飛揚跋扈囂張任性,其實卻是內心很柔軟很脆弱的,要不當年也不會看見狼狽的辰逸微微猶豫就救下了他,她看著好像和每個男孩子都很好,這是因為她對這方面太不敏感了,完全把每個人當好哥們兒處,其實她更在乎的是她妹妹,只要明真好好的,那么她和誰好都無所謂,這倒是可憐了蕭簡涼和辰逸,明明都那么明顯了,這孩子還大大咧咧的呢。只是自己看著,綺夢似乎無形之間被那個蕭簡涼影響了,會在一些小事上下意識的聽從他,好在那孩子現在看起來沒安什么壞心,對綺夢也是全心全意地照顧,那么自己就暫時沒有插手的必要了。

    三人心思各異,短暫的沉默后還是沈長青先打破了沉默,她端起酒杯微微抿了一口,才對二人笑著說:“老辰最近買了個小島,風景特別好,島上早就蓋好房子了只不過家里人前一陣都忙沒時間去住,那邊交通還挺方便的,家里還有幾艘游艇隨時待命,我想著這幫淘氣包兒不是正好休暑假么,左右也沒什么事兒,國內景點也看的差不多了,不如到那邊去住一個月,權當散心看風景了,你倆說怎么樣?”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牛仔骑马官网 黄金棋牌游戏官网下载 天天棋牌电玩娱乐 篮球比分牌图片 幸运农场20181201061期 淘宝快3 京东免单商品如何赚钱 cm3d2如何赚钱 彩经网-我的用户 大星新疆35选7走势图 黑龙江22选5 时时彩后二码 再生颗粒赚钱吗 广西快3 打字做任务赚钱的网站 国际麻将单机版 安卓 850游戏通比牛牛诀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