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瑯塵絕對不會想到,她就只是一念的功夫,本著好奇進了忘憂園,竟就見到了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天界一枝花——云神神君。

    委實好運氣。

    這美人現下依舊靠在紡車上,眼波淺投,“你剛才說你是誰來著?”

    “哦,回神君,小仙瑯塵,垂星宮星使。”瑯塵規規矩矩行了個禮。

    云神點點頭,“嗯,起來吧。”

    “謝過神君。”

    “這星神也真是奇了,和個冰塊似的,誰都不放在眼里,竟收了你這冒冒失失的小仙做星使,當真稀罕。”說罷嫌棄地掃了一眼滿地的瓶瓶罐罐、珠玉琉璃。

    瑯塵赧然,急忙蹲下身去收拾。突然一條嫣色的發帶闖入眼簾,瑯塵抓起來看了看,又瞧了瞧云神,眼眸一亮,“唰”地站起來把手中之物伸到他面前。

    “神君,這條發帶很配你哎!”

    這次換到云神怔忡了,“什么?”

    瑯塵跳過地上的狼藉,走到他腳跟邊站定,把發帶放到他發前比量了比量,滿意道:“真的很配哎,神君生得好看,頭發又黑又亮,還這么柔順,萬千虹霞披身。這條發帶料子雖不怎么名貴,但卻好在顏色漂亮,襯得神君愈發光彩奪目!”

    看向他的眼睛明亮真誠、燦若繁星,云神不禁細細審視起來,一張臉沒長開,帶著稚嫩和天真,軟綿綿的嬌小身體著了一件櫻粉色的衣衫,

    他盯了好一會,從她身上依然找不出一絲阿諛奉承的痕跡,又瞟向那條被她緊緊攥在手里的發帶,顏色確實好看,是他喜歡的那種。一番思量過后,云神發現,眼前這莽莽撞撞的小丫頭,好像,沒剛才那么討厭了。

    緩了緩神色,吩咐道:“那你便幫本君束上吧。”

    瑯塵欣喜不已,云神要她幫他束發帶哎!剛才就想摸一摸他那如云緞一般的發絲,如今千載難逢的機會來了,她定要好好把握才是。

    甜甜地應了一句,之后見他將身子轉了過來,瑯塵雀躍上前,將他的發絲攏到手里。

    天哪,手感真是太棒了!又順又滑,帶著些許涼意,還粼粼閃光,她小心地順著,奈何她的手太小,他的發又太滑,好幾次從手中溜走,用了好長時間才把它們攏齊。拿起發帶,小心翼翼地纏到發尾處,打了個結,離遠點看了看,伸手又加了點東西。

    瑯塵對自己的作品甚為滿意,高興道:“好了!神君看看怎么樣?”

    云神站起來走到湖邊,探身看向湖中的倒影。發尾被自然地束起,整個人變得不那么陰柔,效果還是很不錯的,換了個角度再看……那是什么?又往前探了探,看清之后云神不知該哭還是該笑,斂了個無奈的表情,氣道:“你這是打了個什么結?”

    瑯塵認認真真答道:“蝴蝶結呀,我最會打蝴蝶結了。神君你看,我頭上的蝴蝶結就是我自己打的,漂亮吧?”

    說罷得意地揚了揚下巴。

    云神啼笑皆非,越發覺得她可愛得緊,抱胸踱到她身前,俯視著尚到他胸膛的小丫頭,故作陰鷙,“打的是不錯,可你給本君堂堂一屆云神打一個蝴蝶結是什么意思?”

    瑯塵確實被他生冷的語氣震到了,抬抬頭,如實回答:“好看啊。”

    云神臉上頓現幾道黑線,這小丫頭,真真是氣死人都不自知。

    罷了,看在她人畜無害、天真爛漫的份上,他便也不跟她計較,回到湖邊又端詳一番,發覺這突兀的蝴蝶結到也沒那么難看。

    剛想再跟她聊點別的,就見她大驚失色,整個人變得急急躁躁的,蹲到地上胡亂地收拾起來,嘴里還不停念叨:“壞了壞了,太陽都快下山了,戌時之前再不回去神君肯定又要生氣了。不行不行,太嚇人了……”

    云神托著腮定定的打量著在地上忙忙活活的嬌小身軀,似笑非笑。等她收拾完包袱,站起身火急火燎地往外跑的時候,他一聲喊住了她。

    瑯塵剎住腳步,回頭,聽得他慵懶的語調:“本君名喚白溪,居天北扶搖宮,可記住了?”

    重重點頭,忙應下,“記住了。”

    看著那個一路跌跌撞撞的身影漸行漸遠,白溪眼角含笑,喃喃自語。

    “瑯塵?呵,有趣。”

    將那綁著發絲的蝴蝶結置于掌心看了一眼,他看向身邊未紡完的紗,收起笑容,若有所思。

    趕在金烏歸禺谷前一瞬踩進了垂星宮宮門,瑯塵氣喘吁吁,扶住門框,腿都快跑瘦了。夜寰一出殿就看到她軟綿綿地往前挪步,手里緊緊抱著個包袱。

    柔了臉上的線條,快步迎上去,“回來了?”

    瑯塵聽見他的聲音,不顧疲累,抬頭笑得燦爛,“嗯!”

    她額角蒙了一層晶瑩,夜寰有些奇怪,問:“怎么出汗了?”

    “神君不是要我戌時之前回來嘛,我可是保證過的,所以就跑得急了。”瑯塵認真回答。

    夜寰倒是哭笑不得,平常小聰明一大堆,怎么到了正事上就糊涂了呢……

    幫她擦了擦汗,又問;“你沒騰云?”

    淺淺的四個字,卻像一記猛錘砸向她,霎時僵住。

    騰云?我,我怎么把這茬給忘了呢……!

    瑯塵又羞又恨,悶悶咬著唇,頭低得下巴都快磕到胸膛上了。夜寰瞧她這樣子可愛得緊,忍不住揉了揉她頭上的包子,無奈道:“你啊,不是挺聰明的么,怎么……”

    瑯塵本就羞赧難當,聽他還不放過,急忙空出一只手去捂他的嘴,“別說了別說了!”

    唇上發熱,還帶著果香,肯定又吃了不少。夜寰這樣想著,拿下她的手團在掌心,不再逗她。她懷里的包袱實在搶眼,忍不住問:“這是什么?”

    瑯塵順著他的目光一看,嘿嘿一笑,得意道:“這里面的可是好東西。”神秘兮兮的,“神君想知道嗎?”

    夜寰倒也配合,“嗯。不過,”話鋒一轉,“現在不行,該去布星了。”

    瑯塵看了看天色,可不是嘛,黑黑的夜空除了孤零零的一彎月啥都沒有。暗叫一聲,立馬跑去寢殿放下包袱,又回來和夜寰一起去了天河。

    今日是人界的冬至,夜寰緩緩旋轉星云扇,北斗斗柄隨之指北,瑯塵拇指相抵,其余八根手指相交成星芒狀,催動法術,掌心熒光一片,雙手分開向前,將北斗徐徐送入夜空。

    那六顆星牢牢地掛在空中,井然有序。瑯塵心下一喜,抓住夜寰的胳膊歡呼道:“我成功了!神君我成功了!太好了我終于成功了!”

    夜寰抿起一個淺淺的笑,贊賞地點點頭,“嗯。”看她興奮不已,略為沉思,道,“但還需多加練習。”

    “嗯嗯!我知道!”瑯塵原地蹦跶了幾下,本是抓著的手變成整個環抱上去,就差掛到夜寰胳膊上了。

    夜寰巋然不動,任她抱著自己亂蹦亂跳。過了一會兒,瑯塵高興完了,一下子靠到他肩膀上,夜寰身子一震,眼波偏向她,心松軟下來。

    復看向天際,他說:“等你練熟了賦星術,本君教你布星。”

    瑯塵應了一聲,并無言語。

    此刻她靠在他寬寬的肩膀上,周身都是他的氣息,再靠緊一些,便聽到了從他胸前傳來的輕淺的心跳聲,她隨之看去,他的胸膛寬厚平穩。慢慢瞇起眼,瑯塵想,若是她化成真身,那他的胸膛,便就是她的整個宇宙。

    她也照做了,法術攏身,漸消了人形。

    夜寰只覺身邊有異,沒等反應過來就見著一粒微小的塵埃晃晃悠悠飄到面前,他伸出手,它就乖乖落到他掌心,它閃著光,竟比天河里最亮的天狼星還要耀眼。夜寰把手收回身前,低頭溫柔地看著它,它一動不動,似是要將他的眼睛點亮一般,就那樣拼命地閃著。

    細細的一粒,倔強又執著。

    夜寰又笑了,帶著點寵溺,他喚,“瑯塵。”

    掌心微動。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牛仔骑马官网 河南快赢481打法技巧 快速赛车 彩票摇奖 江西时时彩停售了吗 爱趣彩票是正规的吗 nba比分在线 河北十一选五 福彩双色球预测 福建快3专家推荐 下载福建快3开奖结果子 银川划水麻将怎么打 福建31选7 养牛羊哪个赚钱 百胜国际娱乐城 排列三试机号 七乐彩走势图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