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夢文學 > 都市言情 > 甜味兒Alpha > 第80章 哥哥

第80章 哥哥

    楚余溫來到客房時,晏微涼果然已經在屋內等待。他似乎是想過來擁抱楚余溫,卻又在看到楚余溫懷抱著的孩子后按捺住身形,端坐在椅子上。

    “怎么把他帶來了?”晏微涼問。

    楚余溫抱著小雪團,張口便是:“聽說你給我生了個兒子。”

    晏微涼:“……”

    晏微涼:“別鬧。”

    小雪團掙扎著從楚余溫身上下來,一落地就張開雙臂要朝晏微涼撲去:“爸爸!爸爸!”

    楚余溫伸拽住小雪團的兜帽,把小不點拉了回來。

    “剛才我在路上碰見了雪族王子,這孩子的眉眼與他倒是挺像。”楚余溫大步走過來,雙撐在椅子兩側,俯身凝視晏微涼,“是他的兒子?”

    晏微涼仰頭,淡定道:“不是。”

    什么兒子不兒子的,那壓根就是同一個。

    楚余溫訝然:“真是你生的?”

    晏微涼:“……”楚余溫,你智商欠費了。

    被忽視的小雪團硬是擠進來:“爸爸!卡米婭也失蹤了!這已經是第個失蹤的寄生體了!”

    晏微涼一頓,低頭:“知道了。我現在有事要和元帥閣下商量,小雪團,你先出去。”

    小雪團不是不懂大局的孩子,見他們真有正事,也不多做糾纏,乖乖跑出去了,還體貼地帶上門。

    大門關上,屋里光線突然就昏暗了一瞬。

    楚余溫慢慢俯身。

    晏微涼闔上眼。

    就在兩人唇瓣快要相貼的時候,楚余溫忽然問:“傷好了么?”

    “沒事。”晏微涼扯著人衣領將唇送了上去。

    他們又好久沒見了。

    小別勝新婚,最后不知怎的就到了床上。

    楚余溫順著晏微涼優美的脊柱線條一路滑下,咬著人的腺體,分開時逼著人問:“那孩子為什么叫你爸爸?”

    他從未懷疑過晏微涼,只是突然多了個便宜兒子,莫名不爽。

    晏微涼慢吞吞將小雪團的身份說了,反口標記了楚余溫。

    月梔與驕陽纏繞交織,一室溫黁。

    末了晏微涼披上一層鮫綃制成的外衣,拭去額頭的細汗,呼吸也趨于平穩。

    他懶洋洋靠在楚余溫懷里道:“想要救下被寄生的受害者,唯有深入蟲穴,殺死蟲后。”

    殺死孕婦,固然能夠讓還沒生出來的蟲卵胎死腹,可這方法太不人道,還治標不治本。

    長此以往,不需要蟲族大軍出動,帝國與聯邦已是自取滅亡。

    想要一勞永逸,就要從根源上解決。

    真正產卵的是蟲后。

    在尚未正式孵化前,蟲卵的生命與蟲后是綁定的。

    蟲后死了,那些蟲卵自然都喪失了生命力。

    楚余溫搖頭:“蟲后在蟲族老巢,被成年雄蟲重重保護。我們剛登上蟲星就會被圍攻。”

    晏微涼道:“清墨做過兩次占卜。”

    “清墨?”

    “人魚族的大巫師,有預言占卜的能力。”晏微涼說,“他看到的第一段畫面,是許多帝國人類與聯邦種族被抓至蟲巢成為寄生體。那些寄生體無不是進化較為高等的種族,這些種族生出來的蟲族也會更加強大。我想,蟲后將他們抓到老巢,是為了讓他們反復受孕,生出更多強大優質的后代。這些天經常有受害者憑空失蹤,可以印證這一點。清墨曾告訴我,他在第一段畫面里看到各族面孔,還看到了同事卡米婭。所以我下令將她二十四小時嚴密監控。就在剛剛,她在房間里憑空消失了。”

    在此之前,蟲后廣撒網撈魚,那些寄生體都是一次性消耗品,生產一次就會開膛破腹死去。而生產出來的蟲族,也大多不堪一擊。

    越是高等的母體,孕育出來的蟲族越強。

    所以蟲后已經開始有計劃地選取高等物種,將他們挪移到蟲巢,當成母體圈養。

    他們不會只經歷一次“剖腹產”,而是會經歷無數次“順產”,成為蟲族的生育工具。

    楚余溫眼有凝重之色:“蟲后的能力恐怕不是寄生,而是……挪移。”

    將一個地方的東西瞬間轉移到另一個地方。

    那些蟲卵都被她移到免疫力低下容易被寄生的雌性肚子里。而優秀的母體則被她移到蟲巢。

    這才是蟲后的能力。

    “蟲后本身力量不強,難對付的是守護在它身邊的,整個星球的蟲族。”晏微涼道,“楚余溫,要想在殺死蟲后之后,再從蟲星全身而退,唯有我們兩個聯。”

    “就算我們都是精神力與戰斗力雙s的alpha,也不會是整個蟲星的對。我分析了清墨告訴我的第二段畫面,想到有一個方法可以一試。”晏微涼低眸,“但在試過之前,我也不能確定是否有用。可能成功,也可能會死無葬身之地。”

    這是在搏命。

    楚余溫道:“無論什么方法,我都愿意陪你一試。”

    晏微涼輕笑:“你真愿意信我?”

    楚余溫點頭:“嗯。”

    晏微涼把藥劑給他:“事不宜遲。現在把它喝了。”

    楚余溫二話不說,就將藥水一飲而盡。

    晏微涼含笑看著他喝下,自己也將另一支藥劑喝下。

    一分鐘后,楚余溫感到身體發熱,面貌忽然發生了變化。

    肌理流暢的四肢變得纖長柔軟,黑發一點點染成金黃,暗金色的眼眸慢慢變得明亮,麥色皮膚突然白皙無比,連唇瓣都緋紅了許多。

    暗金雙眸的英俊男人在眨眼之間,變成金發金眸的美少年。

    楚余溫瞥了眼床頭的鏡子:“……”

    他這是見鬼了。

    “先生。”一道柔柔的少年音把他的魂喚了回來。

    楚余溫回過頭,看見跪坐在他身前,淺棕頭發、琥珀雙眸的可愛少年,徹底喪失了語言功能。

    楚余溫抽了抽嘴角。

    他大概知悉晏微涼的意圖了。

    但還是得讓他緩緩。

    “……微涼。”喉嚨里吐出的嗓音也是前所未有的陌生,是很年輕的少年音色。

    “微涼是誰?”有著一雙琥珀雙眸的少年輕笑,“我是瑞安。”

    他早就想把化形藥劑10用在楚余溫身上了。

    今日終于得償所愿。

    楚余溫竟無言以對。

    變成瑞安模樣的晏微涼饒有興致地打量楚余溫現在的模樣:“很漂亮啊。”

    生平第一次被說漂亮的元帥大人:“……”

    不用說,現在他兩都變成了oega。

    動很簡單,引蛇出洞。他們靠武力硬闖進蟲族老巢也不是不行,頂多去半條命,再殺死蟲后惹怒整個蟲星,基本是有命去沒命回。

    所以晏微涼要把他們都偽裝成oega。

    化形藥劑當初連楚余溫的眼睛都能夠騙過去,更別提騙過蟲后。

    蟲后不是專門挑優質的母體受孕么?他兩夠優質了吧。

    只要蟲后將他們瞬移至蟲穴,他們就省去了一路殺進去的功夫。

    以為得到兩個母體,其實是迎來兩尊殺神。

    屆時伺殺死蟲后,晏微涼也有對應的方法從蟲星全身而退。

    這是他的全盤計劃。

    楚余溫好笑地搖搖頭:“這回可真是下血本了。”

    他忽然覺得身體那股熱意在變形結束后并未消退,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趨勢,流露出一點驚訝:“這藥劑……”

    “初代失敗品。”晏微涼幸災樂禍道,“有催情功效。我那天就是栽在這上面。”

    楚余溫眼眸一瞇:“原來你當初是不得已。”

    晏微涼挑眉:“不然呢?你值得我色誘?”

    楚余溫短促地笑了聲。

    床上的兩個人,都是十八歲的少年模樣。

    一個金發金眸,俊美溫柔。

    一個淺棕琥珀,甜美可愛。

    可仿佛有那么一瞬間,床上對坐著的,是另外兩個少年。

    他們一個有著一頭烏發,暗金色雙眸,容貌俊朗,滿身陽光味道。

    一個黑發黑眸,清冷自持,散發著月梔花的香氣。

    同樣是十八歲的年紀,有著另一段故事。

    他們相視片刻,楚余溫忽而捉住晏微涼纖細的腕,輕輕吻著他的指尖:“笑什么?激起我的發情期,受苦的還不是你?”

    晏微涼眉頭一挑,將輕巧地抽出來:“憑你現在這具oega的身體?起的來么?”

    楚余溫“嘖”了一聲。

    都說到這份上了,再退縮他不是人。

    晏微涼任他為所欲為,只是在關鍵時刻,湊他耳邊啞聲笑了一下:“哥哥。”

    楚余溫身子顫栗了一下,軟了。

    晏微涼突然笑得厲害,笑得幾欲咳嗽,前所未有的清朗放肆。

    楚余溫,你也有今天。

    楚余溫摸了摸發燙的耳根:“你剛說什么?”

    “說錯了嗎?”晏微涼身子后仰,胳膊肘撐在床上,微笑道,“你這雙眼睛是人魚王族的顏色,你的力量源自我的母親。叫你一聲哥哥,不過分吧?”

    楚余溫吻了吻他的額頭:“乖,再叫一聲。”

    晏微涼卻翻身躲開,扯過被子包住身體:“楚余溫,你剛才只有五分鐘,這事我記一輩子。”

    楚余溫面無表情。

    晏微涼還在不怕死地挑釁:“你說你都淪落到這份上了,也別占著上面的位置不放。乖乖躺下,我讓你——”

    楚余溫拉過被子,把裹成卷餅的晏微涼給卷到自己懷里,咬牙道:“哥哥現在就教你做人。”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牛仔骑马官网 辽宁快乐12稳赚技巧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快 四川金7乐推荐 pk10七码滚雪球技巧 网球比分网球比分 31选7 pk10看走势图教程视频 黄金娱乐官网app下载 滚球体育 北京pk10直播 360彩票快乐8加奖 老司机 赚钱吗 海南环岛赛 快乐十分号码走势图 快乐12规则 大赢彩票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