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夢文學 > 都市言情 > 甜味兒Alpha > 第77章 議和

第77章 議和

    所有的彷徨、不安、驚懼、絕望,都在這聲勢浩大的一槍歸于寂靜。

    逃跑的生物們紛紛停下,呆呆地看著慘不忍睹的殺蟲現場,又看看高臺之上淡定放下粒子槍、高貴冷艷的首領大人。

    不知道是誰先撲通一聲,跪了。

    然后全場一個接一個,臣服膜拜。

    首領大人,您看我們的跪姿標準不?

    如果說在之前,還有某些生物對這位新上任的首領大人有什么不滿。那么在晏微涼這一招的震懾過后,所有人都只剩下心服口服。

    云流張了張口。

    火鳳歪了歪頭。

    這槍是從哪里掏出來的?

    哦對,他們忘了,人魚族精神力強大,可以用精神空間來儲物……

    這人類發明的槍又是怎么得到的?

    也不難解釋。最近兩軍交戰,聯邦輸多贏少,但也不是一場勝仗都沒有。總能繳獲敵軍一些武器。晏微涼身為人魚王,又是新任首領,有渠道得到一把是再正常不過的事。

    但就算借助于外力,晏微涼的表現依然震懾到不少人。

    他端著槍的那么穩,表情分毫未動,眼都不眨地轟滅了上百只蟲族。

    天下竟有如此恐怖如斯之人。

    這位首領顯然并不如外表那樣溫和無害,簡直是尊大殺器。

    晏微涼隨把槍遞給一旁的清墨。他不缺武器,倒是要留一些給身邊人防身。

    “把現場打掃干凈,蟲尸全部焚燒。沒死透的補刀,不要放過一個活口。”晏微涼冷靜而冷酷地下達命令,“召集聯邦所有高層,立刻前往會議廳開會。”

    清墨頷首:“明白。”

    吩咐完清墨,晏微涼親自踏下高臺,一步步走到那名孕婦身前,蹲下身觀察良久。

    那名紫薰黛族的孕婦早就死透,她的尸體并未被槍炮波及,卻也已經不能算是全尸。

    本該是腹部的地方已經徹底破開,腹空空如也,流淌出紫色汁液。

    那是紫薰黛族的血液。

    落在紫薰黛眼里,這具尸體實在是死相慘不忍睹。

    不過落在晏微涼眼,就跟被榨汁的葡萄沒什么兩樣……

    可見物種不同,很大程度上確實難以共情。

    但這依然不能為人類當年食用人魚的事開脫。

    他們是真正的同宗同源。

    聯邦八大種族里,精靈族、人魚族、靈魅族本體都具備人形。只是一個生有翅膀,一個安了尾巴,一個煙霧漂浮。他們都與人類基因相近,其人魚族關系最為親密。

    至于龍族、鳳族、雪族,本體與人類大相庭徑,但都可以幻化成人形。他們的審美觀與人類相近。有句話叫人乃萬物之靈,許多山川精怪鬼魅妖魔都愛化為人形,他們也是同理。

    不過也有不喜歡人形的。比如金剛族和觸系的切諾瓦族,他們就沒什么人類形態。

    衛兵為了保護晏微涼的安全,連忙跟過來:“首領大人,這具尸體很詭異,為防危險請遠離——”

    能夠生出蟲子的紫薰黛,可不就是充滿詭異么?

    “查查她的身份。”晏微涼起身。

    他走回高臺,將姬玉懷里的小雪餅接過,兩下又揉成團,帶回休息室。

    小雪團立刻叫喚:“爸爸!”

    晏微涼點了點他的腦袋:“別亂叫。”

    晏微涼雖喜歡可愛的小東西,可也不會隨隨便便認下一個兒子。他一觸碰小雪團就知道,小雪團身上的冰雪冷氣令他感到很舒服,甚至加快了他傷勢的愈合。

    與此同時,小雪團也被他的水汽滋養。

    冰系一脈的王族與水系一脈的王族,他們應當是互惠互利。

    所以他不介意帶小雪團一段日子。

    小雪團委屈巴巴道:“那,媽媽?”

    晏微涼:“……還是叫爸爸吧。”

    小雪團狡黠地笑了。

    晏微涼不是不懂這招以退為進。

    不過他犯不著和小雪團計較一個稱呼問題。

    “還能化成其他形態么?”晏微涼問。

    他并不想隨時隨地都抱著一團雪球,但以他和小雪團的體質,形影不離才是利益最大化。

    雪族是個能任人搓圓捏扁的種族。只要晏微涼愿意,他可以把小雪團捏成任何想要的形狀。

    小雪團想了想,變成一條雪花圖案的冰晶項鏈,圍繞在晏微涼修長的脖頸上。

    完美偽裝成一個裝飾品,誰能看得出這是雪族的王子。

    晏微涼眉頭一挑,很好。

    “接下來別說話。”晏微涼囑咐。

    小雪團牌項鏈果然就乖乖不說話,只是白光微閃,表示知道。

    這時,晏微涼要的那名孕婦的消息已經查到了。

    紫薰黛族的繁衍方式自然與人類不同,它們沒有性別,不需要結合。每一個紫薰黛族就像一串葡萄,每過一天就會脫落幾顆小葡萄,幾顆小葡萄又很快長成一串大葡萄。直到身體上的所有小葡萄掉完,原本的那個紫薰黛就算是死了。可它掉下來的葡萄,早已又繁衍出千千萬萬個新的個體。

    從某種程度上,這或許也算一種永生。可謂是子子孫孫無窮盡也。

    它們生命短暫,繁衍能力卻強。但也因為以它們為食的種族有許多,數量可以得到很好的控制,不至于泛濫成災。

    但如果是紫薰黛的生殖能力,生出了蟲族……

    這世上可還沒有哪個種族吃蟲族。

    毫無疑問,這糟糕透頂。

    按照常規,一個紫薰黛一共可以產出二十串葡萄,但那需要一定的周期。當最后一串葡萄落地,原本的紫薰黛就走完了一生。

    可是今天,是瞬間內,一個紫薰黛生出了成千上萬的蟲族。

    如果不是晏微涼一舉剿滅,這將是重紫城絕對的災難。

    剛上任就遇到這么棘的事情,還真是一個天大的考驗。

    會議廳內,還未將所有高層認全,晏微涼就做出了第一個決策。

    ——聚集起重紫城內所有孕婦,安排在首領所在的重紫宮,一起觀察。

    當下重紫城內的丈夫們大多參戰去了,城內又出了蟲族事件,把懷孕的妻子們聚集在一起保護無可厚非。

    正常情況下,蟲族女王每十年為蘇醒一次,為蟲星增添許多新鮮血液,然后就完成使命繼續沉睡十年。

    而每隔十年,蟲族就會對帝國和聯邦發動一次大進攻。

    這次才過了年……

    年前,是楚余溫擊退了蟲族。

    蟲族女王,提前蘇醒了。

    清墨通過水晶球預見到的,是這么一個畫面。

    那似乎是在蟲族的老巢,無數丑陋的蟲族爬行而過。

    但在無數蟲族間,還有許多俘虜。

    有的是人類,有的是精靈,甚至有人魚……

    他們都無一例外地懷著孕。

    有的俘虜正在產卵,產出的卵很快吸取了母體的營養,變成強大的蟲族。

    母體自然是被消耗而死。

    源源不斷。

    清墨看到這里后就吐血了。

    他把這個重大發現告訴晏微涼后,晏微涼就篤信,蟲族女王的力量又增強了。

    蟲族女王每十年一次蘇醒,每次醒來力量都能強上一分。

    這次已經提前了年醒來,還多出一項寄生的能力。

    也許是感應到帝國和聯邦正在交戰,正是趁虛而入的好時候。所以蟲族女王強行醒來,將蟲卵寄生在人體內,打入敵人內部。

    重紫城已經遭殃,不知道帝國那邊怎么樣……

    楚余溫還在前線,第一區只有塞爾維亞和林深坐鎮。他們防得住蟲族的悄悄滲透么?

    晏微涼按捺住內心微微的焦躁,果決鎮靜地下達各種指令。因為那一槍樹立的威望,又有大巫師積累的人脈,再加上事關重大,聯邦高層目前倒是對他言聽計從,誰也沒有提出反對意見。

    會議結束,晏微涼忽而望向一個標著“議員卡米婭”名牌的空位:“她為什么沒來?”

    他記得,他說的是召集所有高層。

    一名議員回答:“卡米婭議員前段日子懷孕請了產假。”

    晏微涼命令:“把她也帶到重紫宮。”

    “……首領大人。”那名議員道,“卡米婭議員需要在家里安胎。她是拉族,您可能不知道,拉族的孕婦在懷胎時不能與任何外人接觸……”

    “那就給她單獨安排一個房間。房間安裝監控。”晏微涼語氣不容置疑。

    “首領大人,您這是侵犯她的**權。”議員語氣已經帶上一絲不滿。

    他本來就不信服這位新首領,甚至沒有出席上午的繼任大典,大典上突然冒出蟲族又被新首領一槍干掉的事件都是他聽別人說的,遠沒有親眼所見那么震撼。

    他又和卡米婭關系不錯,這會兒就對晏微涼不太尊重。

    在他看來,這個長相弱的人魚王上位完全是靠運氣。

    晏微涼有一萬種方法讓人心服口服,不過現在他擔心帝國方面和……楚余溫的安全,沒心情和一個聯邦議員周旋。

    所以他干脆利落地拔槍指著議員的腦袋,微微勾唇:“什么權?”

    議員臉色一白:“……當然,身為首領,您擁有一切權力。”

    晏微涼這才將槍收回去,銀眸輕斂:“這就對了,我喜歡聽話的人。”

    他云淡風輕地走了,議員留在原地,許久才癱軟在地上。

    比起那黑洞洞的槍口,議員剛剛更懼怕的竟然是青年冰冷的銀色雙眸。

    仿佛要被吸進黑洞,萬劫不復,根本不敢正視。

    他之前怎么會覺得這個新首領是軟柿子……

    完全是不可招惹的存在。

    _

    晏微涼將脖子上的冰晶項鏈解開交給姬玉,來到屬于聯邦首領的房間,檢查到房間內沒有監控裝置后,聯系了楚余溫。

    晏微涼:

    帝國有異變么?

    沒想到幾乎就在同時,楚余溫也發來了一條消息。

    楚余溫:

    聯邦最近有沒有發生異常?

    兩人同時一頓,下一條消息又是幾乎同時跳出來。

    晏微涼:

    蟲族?

    楚余溫:

    寄生?

    事情很明了。

    蟲族真的是趁鷸蚌相爭,坐收漁翁之利。

    楚余溫:

    塞爾維亞傳來消息,帝國下區出現大量新生蟲族,他正帶人前去剿滅。帝都由林深坐鎮。我還在前線與龍璉對戰,抽不出兵力。

    晏微涼簡單說了下自己這邊的情況,然后說——

    晏微涼:

    我把聯邦軍召回來,帝**隊去下區支援。

    楚余溫:

    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龍族不承認你的首領身份,龍璉恐怕不會聽你的命令。

    晏微涼:

    龍淵死了么?

    楚余溫:

    沒有。我拔了他一片鱗。

    晏微涼:

    這么心軟,可不像你。

    楚余溫:

    逆鱗。

    晏微涼:“……”

    行,夠狠。

    晏微涼:

    你來聯邦與我停戰議和,把龍淵帶來。屆時龍淵在我里,龍璉會退兵的。

    聯邦與帝國交戰,原本是瓦格的主意。現在聯邦和帝國真正的領頭人都成了晏微涼,當然沒必要再打。

    蟲族在這個節骨眼出動,也不失為一個會。聯邦與帝國正好借此化敵為友,統一陣線。

    恰好與晏微涼一開始的想法,不謀而合。

    他可是從一開始……就把蟲族算計了進去。

    蟲族女王醒的早,可也醒的正好。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牛仔骑马官网 免费下载闲来宁夏麻将 甘肃快三走势图近200期 梭哈牌面大小怎么比 北京时时彩开奖号 头条新闻发帖子赚钱吗 四川快乐12选6稳赚技巧 官网人彩票网站 十几平米店面开什么店赚钱 七星彩专家杀号定胆 老友棋牌内蒙麻将群 中国竟彩首页3串1 J8彩票苹果 北京11选5综合走势图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扮卡通人物赚钱吗 扑克麻将牌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