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夢文學 > 言情同人 > 元家嫡女要選夫 > 第二章 勉強翻身

第二章 勉強翻身

推薦閱讀: 隱婚蜜愛:老婆,不要跑進化的四十六億重奏畫怖最佳女婿林羽江顏相愛就不要離開神級修煉系統-小知了溫柔攻陷女主她撩得飛起[穿書]最強神醫與男主的離婚日常[穿書]

    雖然說這種空蕩的地方不該奢求會有什么草藥,但這里那么潮濕,卻沒有起蛇蟲鼠蟻,一定有他需要的那種東西在。

    那種草一般生于墻縫之間,只需要一點點汁水涂在傷口上就會緩和疼痛并修復。

    就跟老虎受傷時需要草藥敷在傷口上同樣的效果。

    黑燈瞎火,偶爾還會有幾縷風聲作怪,元七已經習慣了這樣的夜晚,只是楚菊怕是不能扛過這樣的夜晚。

    為了盡快找到草藥,元七縮在了墻角,用手鉆進去尋找那一丁點兒希望,草很小,需要摸到深處。

    墻壁的深處帶著刺猬般刺人的東西,弄的手上全是疤痕和血跡。

    不過功夫不負有心人,她還是在深處找到了草藥擠出汁液替楚菊抹上。

    疼痛感少了之后楚菊累的很快便睡下了,元七那一晚卻疼的怎么也睡不著。

    本身身上就有傷,再加上剛剛那么動,傷口剛結痂又流血,她不打算用藥,因為只有那么一點,還不夠一個人用的,其次,這些傷疤是告狀最好的證據。

    第二日楚菊醒來時,元七正對著她微笑,楚菊這才發現,元七的手上全是傷痕。

    昨晚她太累了,沒有注意元七那么辛苦地翻找東西,現在想起來,昨晚她連藥都沒有敷。

    “小姐,奴婢幫你敷藥吧…”此時元七滿身血痕,白色的衣裳燃成了紅色。

    元七搖頭,“楚菊,你好好把傷養好,不用管我,今天爹爹回來了,我需要你辦件事。”

    楚菊想都沒想就點了頭,元七欣慰地笑了,把楚菊喚到耳邊說了些什么,緊接著,元七就倒下了。

    當外面喧囂的聲音逐漸靠近時,她知道,時機來了。聲音開始變小,她立馬大喊,“來人啊,大小姐沒氣了,來人啊!”

    她賣力地把嗓子都喊啞了,喊了好幾次,才看到一個男人急急忙忙地在尋找位置便是一家之主,元城墨。

    老爺遠遠地看到了楚菊在小黑屋里,臉上滿是血痕,立馬命人打開了門,走進看到了自己的女兒奄奄一息,滿是傷痕,立馬叫了大夫,破口大罵。

    “你們是怎么看著大小姐的,人都快死了你們都不知道嗎?這些年我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你們真當我看不見嗎?今日大小姐如果有什么不是,我讓你們通通陪葬。”

    所有人都驚了,他們第一次看到老爺氣成這樣,都慌了起來。

    元珊珊彼時也有點難以置信,這么些年自己的爹是什么樣她是最了解的,無能,而且不聞窗外事,如今凌厲起來讓她有幾分顧慮。

    楚菊看到老爺第一次那么兇狠,這才放下心,還擔心老爺會跟之前一樣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想不到竟然為了元七兇了一次。。

    元城墨找來大夫為元七治病,楚菊立馬嚎啕大哭起來,“老爺,小姐昨晚不知犯了什么錯,突然有兩個男人帶走了小姐和我,一直用鞭子抽打,餓了小姐一天一夜啊!”

    楚菊沒有說是大夫人她們干的,是因為元七曾經說過如果這樣直接說出來,還沒有理由,會讓元城墨為難。

    一定要說出那兩個人,然后找出驚慌失措的兩個人,才有理由把她們二人按的死死的。

    元城墨也是經商之人,揣著明白裝糊涂,這次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女兒被下人毒打,他不能再這么窩囊了。

    元城墨把家中所有仆人都叫了出來,嚴肅的臉把所有人都嚇了一跳,他也不想驚動太多人,也就開門見山了。

    他坐在椅子上,面對著面前的百來人,從容淡定,打破了那些以為他很傻的人的想法。

    “從前的事我既往不咎,告訴我,那天是誰動手的,是誰指使的,如果不出來,所有人都得死。”

    眾人之中蠢蠢欲動卻又安靜地出奇,誰都不敢承受他的怒火,想暴露是誰干的卻又害怕著背后之人的壓力。

    大家心里都明白,不能惹老爺,更不能惹夫人。

    元城墨第一次發現,自己多年的忍容已經成了習慣,這個家里他已經沒有了威信。

    此時正是秋冬之際,風吹得聲音愈發強烈,元城墨也失了耐心。

    “楚菊,你說,那兩個人是誰,我相信你。”這話傳到了元七的耳朵里,元七露出一抹微笑,這個丫頭她沒看錯,還是很聰明的。

    楚菊沒有猶豫,在人海里一把揪出了那兩個人,那兩人露出了一剎那的慌張很快便抹去了。

    二人不慌不忙地走到了元城墨面前,元城墨出人意料地沒有問什么,直接開口施令,“來人,把二人拖進那間關著大小姐的屋子里,鞭打至他們說出幕后之人,不說,打死也沒關系。”

    沒有人敢質疑他,懼怕使他們動手,元七著實驚訝了一下。

    以前記憶的元城墨是懦弱無能的,也正是因為他的懦弱無能害的元玉蓮愈發猖狂,元珊珊也肆無忌憚。

    如今像是變了個人似的,性子都野蠻了,想必這才是他的真實性格,只是一直被某些東西壓著罷了。

    兩個男人還沒到遠處,就立馬掙脫開跪地求饒,嚎啕大哭,“老爺,小的說,都是夫人要求我這么做的。”

    另一個人見那人已經出賣了主子,火上澆油,為了自己的性命安全,一定要讓元玉蓮徹底翻不了身。

    “老爺有所不知,前段時間就因為大小姐不小心弄臟了二小姐的裙子,就差點把大小姐弄死,還讓我們丟去死人堆里啊…”

    一肚子的苦水吐也吐不進,從中午將近講了一個多時辰才把這些年的所作所為暴露出來。

    元城墨越聽越憤怒,到最后已經不再去看元玉蓮,元玉蓮恨鐵不成鋼,直接沖上踹著那兩個男人。

    “兩個廢物,還不如去死。”

    元玉蓮又打又罵,元城墨的青筋都暴起。“你倒是越發膽大了,在我面前都敢如此,我不在的時候,可見你有多放肆。”

    元珊珊見母親被罵,知道事情要暴露,連忙下跪。

    “爹爹,你可別聽他們二人胡說,我一直很愛姐姐,爹爹不是也看在眼里嗎?”

    元珊珊倒是聰明,不會對著干,裝軟弱,裝無辜,誰知道元城墨聽都不想聽,看也不想看。畢竟背地里的事情,元城墨已經看的太多了。

    元珊珊倒地,她不知道窩囊的爹怎么變成這樣了,但她知道,好日子到頭了。

    “來人,把二小姐和夫人關在他們屋里,沒有我的允許,不可放他們出來半步。”

    元玉蓮立馬慌了起來,“元城墨,你敢這樣對我,你就不怕我…”

    話未說完,元城墨便狠狠踹在了元玉蓮的肚子上,也不知道偷偷說了什么,元玉蓮的眼眸徹底灰暗了。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牛仔骑马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