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夢文學 > 其他類型 > 寒門仙貴 > 第九十六章 我侄兒不是什么大度人

第九十六章 我侄兒不是什么大度人

推薦閱讀: 林羽最佳女婿林羽江顏隋唐大猛士湘信有鬼畫怖超能小農夫伏天圣主農家子的發家致富科舉路洛塵熱搜預定

    看著高臺上的四人,孫縣令犯難了,“趙兄,這四人都是翹楚,入第五層卻只能有三人,這該如何取舍?”

    秦姓男子怕薛鵬入第五層發達以后報復自己,連忙道,“四人那姓薛的少年是取巧,其他三位天才可都是實打實的本事,不若讓這三位未曾取巧的翹楚入第五層,大家說此種取舍如何?”

    秦姓男子這么一起哄,頓時有人應和道,“沒錯,那姓薛的少年有取巧之嫌,將他排除,確實是最好的選擇。”

    “對啊,方才學正大人還讓姓薛的小子再試一次,他卻不肯,這說明了什么?說明他心虛啊。”

    秦姓男子嘴角泛起一絲笑意,臺下基本是一邊倒的趨勢,看來姓薛的小子被趕下去是板上釘釘的事了。

    孫縣令聽著下方的議論,也微微點了點頭道,“趙兄,下方學子們說的也不無道理,依弟之意,不若就讓馬幽蓮、蕭楚河,姜姓少年三人入第五層。”

    趙居士聞言卻微微皺了皺眉,沒有接孫縣令的話,而是用一雙眸子打量著阿呆。

    又思忖了片刻趙居士方才緩緩道,“孫兄,這四人皆是一時俊杰,若有一人埋沒都是我等失職。”

    “依弟的意思,我們也不要墨守成規,便將這四人都送上第五層也就是了。”

    “這”孫縣令一陣遲疑,隨后笑道,“趙兄是學正,主管仙考,這選拔人才的方面,趙兄做主便是了。”

    趙居士呵呵笑道,“孫兄,這舉薦賢才的政績,弟可不敢胡亂去搶。”

    “此次能得四個俊杰,孫兄可是功不可沒啊。”

    孫縣令聞言呵呵笑道,“一起,咱們便一起將四人送上第五層。”

    說完便與四人道,“爾等四人,隨我們上第五層吧。”

    孫縣令與趙居士同時起身,轉身登上樓梯,向著四五層走去,姜姓少年、蕭楚河、馬幽蓮跟在其后。

    阿呆與三叔薛丙打了聲招呼,然后看了一眼秦姓男子,這才上樓去了。

    被阿呆看了一眼,秦姓男子一顆心頓時墜入谷底。

    “那眼神,是要報復自己吧,完了,徹底完了,這小子上了五樓,日后只怕是要平步青云了,而自己卻將他得罪得死死的,怎么辦?怎么辦?”

    秦姓男子腦海念頭不斷閃過,卻無一法可行,被他盡皆拋棄。

    秦姓目光來回閃爍著,慌忙間瞥見了薛丙。

    秦姓男子心一動,連忙道,“薛兄,薛兄,這次你可要幫幫弟啊。”

    薛丙如何不知秦姓男子心思,心一動,這可是撈靈石的好機會。

    當下他臉上佯作驚訝狀連忙道,“秦兄,你這是做什么,有話好好說。”

    秦姓男子哭喪著臉道,“適才弟對令侄有所怠慢,還請薛兄替弟說幾句好話,希望令侄大人不計小人過,莫要與弟為難。”

    薛丙聞言遲疑了一下,眉頭高高皺起,手摸著下巴,一臉的為難道,“這,只怕有些不好辦啊,我那侄兒可不是什么大度的人,從小心胸狹隘,睚眥必報。”

    “我記得小時候,有個小孩子就是瞪了一眼我這侄兒,結果我這侄兒考了魁首后將那小孩羞辱了一頓不說,還找了幾個人,把那個小孩的胳膊都給打斷了,骨頭都從肉里面刺出來,流了一地的血,現在想來,我都覺得毛骨悚然,秦兄你說,一個那么小的孩子,心腸怎么就如此的狠毒呢?”

    秦姓男子嚇得臉上臉色都變了,連忙道,“秦兄,咱么兄弟多年,你可一定要幫幫弟,幫幫弟啊。”

    “這個么”薛丙眉頭挑了挑,手指捻了捻,“雖說是不好辦,但也并不是不能辦。”

    秦姓男子也不傻,連忙取出二十塊下品靈石道,“薛兄,弟這有二十塊下品靈石,是給薛兄的辛苦費,還請你一定要收下。”

    薛丙瞥了一眼,連忙往回推道,“誒呀呀,秦兄你這是干什么,這靈石我不能收,萬萬不能收的。”

    秦姓男子嘴角抽了抽,又拿出十塊下品靈石道,“薛兄,這是弟的一點心意,請你一定要收下,你要是不收下,我,我不知道該怎么辦了薛兄你就收下吧。”

    秦姓男子頓時痛哭了起來,眼淚都流了出來。

    薛丙見又加了十塊下品靈石,這才慌忙道,“誒呀呀,秦兄,秦兄你這是做什么,弟答應了,弟答應了就是。”

    說著,薛丙將三十塊揣了起來,隨后他故作沉吟片刻道,“我那侄兒心胸雖狹隘,但也最是貪婪,若是給足靈石,我再說通一番,他便不會計較的。”

    “啊?薛兄三十塊下品靈石還不夠啊?”秦姓男子苦著臉道。

    薛丙聞言臉一板,“秦兄,你這話說得好像是我在勒索你的靈石似的,這靈石,你拿回去吧!”

    說著薛丙將靈石往回一推,滿臉的決然色。

    秦姓男子慌忙道,“薛兄,薛兄,誤會了,誤會了,弟不是這個意思。”

    薛丙意味深長道,“秦兄,不是弟要你的靈石,這靈石是弟為你上下打點用的。”

    “想要哄好我這侄兒,就要哄好他的母親,他的父親,這點靈石是弟打點我那侄兒的父母用的,這是小錢。”

    “大頭是給我這侄兒,我這侄兒滿意了,他的父母再說兩句話,這件事就算過去了,到時候我侄兒發達了,肯定就不會當眾羞辱你,也不會找人將你的手腳都打斷,讓你三年起不來床。”

    “秦兄,你要明白,不是弟要靈石,弟拿之所以拿這靈石是給兄上下打點的,是給兄走動關系的,靈石都是給兄花的。”

    秦姓男子臉色比豬肝還難看,他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霉了,以前都是他想方設法坑這姓薛的靈石,這次他只能認坑了。

    秦姓男子哭喪著臉道,“薛兄,那你看,這次要多少靈石才夠?”

    薛丙摸了摸下巴,思忖一會道,“我記得,上一次我侄兒打斷人家兩條腿最后還要了兩百塊下品靈石。”

    “什么兩百塊下品靈石?薛兄,你還是讓你侄兒打死我算了。”

    薛丙眉頭一挑道,“秦兄別急,聽我把話說完,那一家花了兩百塊下品靈石是因為沒有弟去走動,現在有弟幫你走動,一百塊下品靈石足矣!”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牛仔骑马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