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夢文學 > 其他類型 > 隋唐大猛士 > 第1011章 只聽調令不聽宣

第1011章 只聽調令不聽宣

    張鎮周自江陵順江而下,在荊江上一帆風順,數日后便抵達漢陽。

    張假稱要往攻江西林士弘,入漢陽暫做補充,騙開城門之后,立即拿下雷長潁,奪下漢陽城。

    雷長潁城外的兒子率部逃往漢江對岸的漢口,結果本來應收留接納他們的漢口秦軍卻反將他們全綁了起來,然后送過江交給漢陽城的張鎮周。而隨其過江的兵馬部眾,則被秦軍收容安置。

    漢口守將向張鎮周去信,說雷長潁叛亂這是梁國內務,大秦不插手干涉。

    張鎮周命人斬殺雷長潁父子,然后也對秦軍收納了數千雷部叛軍視而不見,兩家依然保持井水不犯河水之勢。

    甚至幾天后,漢口秦將翟摩侯還約張鎮周在漢江上登船會面,重申兩家宗藩關系。

    “雷長潁這等反復無常背主不忠之草寇亂賊,人人得而誅之,但如今反賊既誅,這江漢也就重歸太平,不復動亂矣。”

    張鎮周也曾是一員隋將,早年曾經隨朱寬赴琉求島,途經了一座島嶼,將之命名為高華嶼。

    這座島,便是后世的釣魚島。

    當年隋羽騎尉朱寬入海求訪異俗,結果到了琉求卻語言不通,后來抓了幾個人返回,第二年,朱寬奉旨再去招降,結果流求不從。于是派虎賁郎將陳棱和朝請大夫張鎮周發東陽兵萬人自義安泛海擊流求國。

    陳棱這次帶了懂琉求語的昆侖人,再次招撫,結果流求依然不從,于是張鎮周為前鋒進攻琉求人,數戰數捷,并斬殺琉求小王,此后一路攻至流求國都,斬殺老王,俘其子,毀其宮室,擄男女萬人而還,因為這次戰功,張鎮周還因此從五品的散官直升到三品的金紫光祿大夫。

    出身于淮南的張鎮周打水仗是把好手,隋末時他本是率軍去討伐蕭銑的,結果兵少不勝反被擊敗俘虜,后來干脆就降了蕭銑。

    張鎮周坐在船上,看著左右也無旁人,便道,“某只是有些不解,你們為何要拋棄雷長潁呢?”

    他此次來平叛,本就是梁王蕭銑得到大秦皇帝的詔令通知,這才知道雷長潁要叛亂投秦,于是才有了張鎮周統兵平亂。

    “雷長潁賊子也。”翟摩侯道。

    但這個回復,卻是無法滿足張鎮周的,“據我所知,要投秦的也并不止雷長潁吧,如今駐守江夏的周法明也一樣欲降秦啊,可你們就沒拋棄他。”

    “周法明是周法尚之弟,當年周法尚曾隨我家天皇數次征討高句麗,頗立功勛,有香火之情。”

    “先前你們的人南下四處活動,如今為何卻又要把雷長潁拋棄,且不肯接納周法明他們歸秦呢?”

    “張將軍你也是個明白人,有些事情也沒必要說的太過明白,眼下形勢有些亂。天皇并不愿意這個時候與三藩發生戰爭,只要你們能夠安份守已,那么一些小動作也就睜只眼閉只眼了,當然,這并不表示我們怕了打仗,你們真要是鬧的過份了,那就只有開打了,我相信,真打起來,最后的贏家還是我大秦,只不過如此一來,會讓百姓遭殃而已。”

    張鎮周對這個答復還算是滿意,事實上現在的西梁,其實也是一片混亂,大家都看不到有未來,蕭銑早去除帝號改稱王,向大秦稱臣,可誰都知道,早晚有一天,等大秦騰出手來,就是削藩之日。

    但不管是蕭瑀還是林士弘又或沈法興,三藩都沒有勇氣跟秦軍打。

    打又打不過,入長安歸附又不太甘心,于是便就埋起腦袋來,當一天藩王是一天了。

    這一次,若是雷長潁和周法明真要率地歸附秦國,其實蕭銑也未必敢坑聲的,但大秦皇帝下了密詔,說不干涉梁國內務,讓他們自己清理門戶,蕭銑這才敢出兵平亂。

    張鎮周覺得,早晚有一天蕭銑估計就會跟蕭琮一樣,會被大秦征召入朝,這個小朝廷也就國除而亡了。

    做為一員后來歸附西梁的隋將,張鎮周對蕭銑自然談不上什么忠心,不過是身在曹營沒辦法,但如果秦軍真的進攻江陵小朝廷,張鎮周肯定不會抵抗投降的。

    當然,江陵小朝廷里,肯定也還會有人抵抗,或許正因此,大秦才一直還沒有對江陵動手,不過是還沒做好準備而已。

    “張將軍此次東來平叛,暫時就留在漢陽不會離開了吧?”翟摩侯問,他是翟讓的侄子,在大秦天子還沒發跡的時候,便跟著叔父一起與羅成有了很好的交情。憑著這份關系,翟摩侯雖說也沒什么大功,但如今也官至安陸郡丞,掌一郡之兵。

    “嗯,陛下已經授任我為沔陽郡太守。”

    原先蕭銑江陵稱帝后,是在江漢恢復了州縣制的,但稱臣大秦后,江陵小朝廷之地被劃為湖南道,長江以北也就只剩下了半個南郡和半個沔陽郡,剩下的地盤大多在長江和洞庭湖南。

    蕭銑尊洛陽之令,改為郡縣制,掌握著剩下的十一郡之地。

    “江夏太守周法明不會調動吧?”

    “嗯,暫時不會。”

    江夏與沔陽郡,一個江南一個江北,又都處在漢江口,同時又是與淮南和江西臨近,可以說這是很重要的戰略地帶。

    蕭銑此時應當是知道些周法明并不可靠的,但他卻并不動周法明便可知,這個蕭銑如今已經是沒有半點雄心,真正是在苛存了。

    “這樣好,以后咱們漢口漢陽江夏三城,可就能做個好鄰居了。”

    三城都在長江附近,相距極近。

    “嗯,以后還要多親近親近。”張鎮周也立即道。

    兩人呵呵一笑,卻是都心照不明了。

    能手握著一郡之地,統領著這些士兵、人口,等將來大秦要削藩之時,這可是張鎮周他們的本錢,當然這不是對抗大秦朝廷的本錢,只是他們入秦為官的本錢。

    “以后有什么事,盡管打招呼。”張鎮周很客氣的對安陸郡丞翟摩侯道。雖然他當初升官三品金紫光祿大夫的時候,這個翟摩侯還只是個關東地方豪強少年,他的叔父也不過是個東郡法曹的品小官而已,但今時不同往日了,以后的安陸、沔陽、江夏三郡,必然會是以安陸郡為心的。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牛仔骑马官网 足球大小球竞猜app 做音乐公众号怎么赚钱 新倩女哪个职业最赚钱 五子棋攻略 江西多乐彩开奖公告 怎么炒股新手入门 看见怎么赚钱 河内5分彩计划软件下载 福建快3历史查询 广东十一选五走势图 jdb电子财神捕鱼技巧 篮球让分胜负票怎么看 熊猫棋牌安卓版下载 江西多乐彩走势图重号走势图 百人龙虎官网 下载福建快3开奖结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