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夢文學 > 其他類型 > 隋唐大猛士 > 第559章 上打昏君,下打奸臣

第559章 上打昏君,下打奸臣

    百蠻奉遐贐,萬國朝未央,東方色未動,冠劍門已盈。

    泱泱天朝上國,萬邦來朝。

    羅成由自己的親衛部曲護著出了尚善坊,便距離天津橋很近了。

    在這里,雖然天還未亮,蒙蒙一團黑。

    可是一盞接一盞的燈火,卻點亮了整條寬闊的天街。

    無數的官員都趕來朝集,今天,將會有幾千名官員上朝,到時五品以下的官員都站不到大殿去,六七品的甚至連皇帝的邊都看不到,這就跟巨星開演唱會一樣。

    一二品的元老宰相們,會站到能看到皇帝吐氣的地方,而三四品官員能站在聽的到皇帝說話的地方,至于五品官員,只能待在大殿最后面,可以看到皇帝人,但聲音估計是聽不太清楚的。

    至于說六七品那只能在殿外,而**品,那得排到廣場上去。

    年老點的官員,坐著馬車來,但絕大多數官員,除非是走不動路了,否則都是騎馬來的,大隋尚武,而且貴族們延續下來的傳統就是文武兼備,當官也是不分文武的,當的好,那就出將入相,跟羅藝、宇文述一樣。

    雖然現在皇帝正在改變這種傳統,但大多數官員還是有不錯的底子。

    大冷天的半夜,騎著馬也都雄糾糾氣昂昂。

    不同級別的官員,身邊的隨從數量也不同。

    朝廷對于官員按品級給予侍從,這些人都是青壯百姓,由朝廷征召,屬于雜役的一種。

    一般配給州縣官員的侍從叫白直,而在京六品以下官員的侍從稱為庶仆,而六品以上官員的,則稱為防閣,各按品級配給相應數量。

    比如一品官員,便擁有九十六個防閣,這些防閣已經不是簡單的百姓,而是各地入京宿衛的府兵,被朝廷拔給他們做防閣,也就相當于勤務員。二品七十二個,三品四十八個,到六品也有十二個。但七品只有八個,八品更只有三個,九品則只有兩個。

    當然,官員們也會有自己的私人奴仆部曲,比如專門的車夫、書童、護衛等等。

    尤其是那些貴族名門出身的官員,哪怕品級低,可身邊也跟著七八個人。

    如蘇威這等宰相,他的馬車邊更是有一支上百人的隊伍,相當的排場。

    羅成倒是比較低調,雖然他官階為從一品,實職中的遼東留守是從二品,左屯衛大將軍是正三品,遼東太守是從三品,楚國公爵位是從一品爵,上柱國勛則視從二品。

    在本朝,羅成可以算是位極人臣了,雖無宰相之名,但品級卻能與宰相并肩。

    可羅成沒跟宰相蘇威一樣,搞出一百多人的隊伍排場,他的隊伍也就十八人。

    西門君儀和王雄誕為他騎馬舉燈開路,闞棱帶著一隊十五六歲的義兒騎馬左右護衛。雖然看著都是些少年,但這些人羅成卻是很放心的,他們每人都是已經參與過最少十場以上的戰斗,每個人都是斬過三個以上敵人首級的悍卒。

    羅成還相信,這些視他為父親的少年義兒,能夠以命護衛他。

    他不講排場,但是那兩盞寫著楚國公的馬燈,卻相當的讓人側目。羅馬騎馬經過,沿路官員紛紛退讓,甚至不少人在馬上向羅成打招呼問好。

    羅成笑著一一回應,雖然九成以上的人他都并不認識。

    不少人甚至打完招呼,還把自己的名刺遞到闞棱的手里,羅成讓他都收下。

    天津橋前,已經聚集了無數的官員,正在排隊通過。

    因為今天是正旦大朝,所以警備更加森嚴,天津橋只能官員經過,還要核驗官員們的符。

    符是當今天子所立,每個官員都有一個符,這個符不是畫在紙上的,而是如虎符一樣的符印。材料各異,按官員品級,三品以上為金,四五品為銀,六品以下為銅。

    符分兩半,中間打孔,可以系掛。

    上面刻有持符官員的姓名、官職、任職衙門、官階等,這相當于官員們的身份證明,也是從最早的兵符虎符變革而來。

    每個符還有一個符袋裝著,符袋同樣也分品級,與官員的官袍顏色是一致的,三品以上為紫,四五品為緋,七八品為綠,**品為青。

    武將們的符為虎,而文官們的符為魚。

    過天津橋,便得先亮符袋,再驗符,這種符其實就相當于是官員的官印,但又免除攜帶不便。

    一個個官員的符都要驗證,因此難免就要時間排隊。

    大家趁這空當,互相打起招呼來。

    羅成因為是新回京,于是來跟他打招呼的人很多。

    “你現在現在人氣很盛啊。”

    燕國公羅藝笑著過來,羅成上前拜見。

    “叔父身為宰相,也這么早來排隊?”

    “宰相更不能遲到了。”羅藝笑道。

    羅成指了指那邊,蘇威已經直接插隊,坐著馬車過了天津橋。

    “我又沒他那么大年紀,不能倚老賣老啊。”

    羅成哈哈大笑,“叔父看來對蘇相很不滿意啊。”

    “哼,我都不明白他還呆在朝堂上做什么。”羅藝確實對蘇威很不滿,做為現在六個宰相中唯一一個有三高官官銜的宰相,蘇威在朝中根本沒有發揮他應有的職責。

    每天除了打磕睡,就只知道點頭附和皇帝,真正的點頭宰相。

    “實不瞞你,我現在是萬分后悔入朝為相,這宰相當的一點也不痛快,真的。蘇威就是個點頭蟲,而虞世基和裴蘊兩個完全就是馬屁精,只知道阿諛奉承白馬屁,還總是欺上瞞下,裴世矩稍好點,可也沒好哪去,你說這樣一群宰相,還如何與他們為伍?”

    羅成聽了并不覺得奇怪。

    其實裴世矩后來到了唐朝時也做了宰相,而且還被評價很高,連李世民都對他很滿意,后人總結原因,說裴世矩在隋朝為奸相,在唐朝卻成了能相,不是他變了,而是皇帝變了。

    皇帝是什么樣的人,這下面的人慢慢的也就變成了他需要的人。

    不是裴虞等人故意騙皇帝,而是楊廣本來確實也聽不得那些不想聽的消息,于是他們慢慢的自然就有選擇性的給皇帝奏報。

    這就是所謂的一個人要裝睡,別人就永遠叫不醒。

    羅藝有時都恨不得能夠上打昏君下到奸臣,可惜也就只能偶爾這樣想想而已,在京為相,實在是憋屈的很。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牛仔骑马官网 美女捕鱼图片大全 搜狐新闻的赚钱软件 足球指数足球即时指数亚洲指数 诈金花软件 彩票投注站 怎么看新浪体育直播 银币车赚钱 广东36选7 澳洲幸运10开奖公告 急速赛车rain 26选5 武汉麻将红中赖子杠的技巧 球探网即时蓝球比分直播 大无限彩票欢迎进入 美容上门服务赚钱吗 20选5开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