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夢文學 > 其他類型 > 隋唐大猛士 > 第554章 藏兵于民

第554章 藏兵于民

    “這次能搞死宇文家嗎?”老四問。

    羅成捏著下巴,“這次宇文家不死也得脫層皮,不過要說直接搞死,估計難。畢竟宇文老狗那是皇帝第一心腹,而且皇帝的嫡長女還嫁在宇文家呢。”

    張亮從洛陽收到的消息是羅藝上次在宮中直接一拳打爆了老狗一只眼睛,現在老狗每天呆在府中舔傷口呢,老狗也知道事情嚴重了,所以每天就裝死賣慘,南陽公主更是整天進宮哭訴羅藝兇狠殘暴。

    過了幾沒天,皇帝的氣也漸消,本來是差不多就算了的,誰料到現在這邊又爆了個大料,還是宇文化及親自爆出來的,說宇文述才是暗殺羅成的幕后主使,尤其是他還吐露了其它許多不該說的東西。

    比如宇文述搞李渾李敏的一些內幕,這件事情雖然是宇文述主審,可問題是皇帝才是真正下手那人啊。

    現在宇文化及大嘴巴到處亂爆料,這事情已經失控了。

    據說皇帝接到奏報后,氣的暴跳如雷。

    本來說嚴懲一下宇文化及,這事情就算過去了,可現在皇帝已經惱了。

    “最新消息,宇文述父子俱被皇帝除籍為民,連爵位都削奪了,讓他們滾回關中大興去。”

    老四撇撇嘴,“有個屁用,一征遼東時,宇文述大敗,不也除籍為民,還說永不錄用呢,結果呢,馬上就又官復原職,爵位照舊。還有那宇文化及,皇帝北巡突厥時,他因走私交易,被皇帝怒而貶為奴隸,結果后來不也再起來了嘛,我覺得啊,指望皇帝弄死宇文家不現實,倒不如咱們也來個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咱們也派人下黑手。”

    “你不會是傻了吧,你忘記行刺之事到底是怎么回事了?”羅成提醒老四,上次可不是宇文家人行刺羅成,是他自導自演的而已。

    “哦,你不說我倒是差點忘記了呢,原來咱們已經陷害宇文家一次了啊。”老四摸摸腦袋,哈哈大笑。

    “這怎么能算陷害呢,宇文家若不總找我們麻煩,我豈會還手?這叫有來回有回而已。”羅成冷笑一聲,“算了,不去管宇文家了,反正這次狠狠的收拾了他們一次,能讓他們暫時囂張不起來了,至于說弄不死,也沒辦法,畢竟他宇文家是皇帝的忠犬,皇帝不下狠手,誰敢打死?”

    打狗得看主人,宇文述可是皇帝的忠犬。

    羅成現在更關心的還是遼東這塊的事務。

    遼東留守的職位到手,留守府也已經架起來了,現在首先的還是兵馬的事情。

    十萬人馬削減成五萬,這倒也不是不能接受,羅成已經決定,盡量保留戰兵,尤其是如重騎、輕騎和陌刀、弓弩等兵種,全都保留下來,這些都是精銳部隊。

    現在羅成麾下有三千鐵甲重騎兵,有兩萬輕騎,另外陌刀手有兩千。這些都是最精銳的,羅成一個不會撤,這些精銳,大部份是原左五軍的,也有原來羅藝等部留下的兵馬。

    現在羅成整合起來,汰去老弱,盡量保留重騎兵、輕騎兵、重步兵陌刀手、弓弩兵等,把輔兵啊、車兵啊、長矛手裁去一些。

    “這樣也不好搭配吧?”老四提出一個疑惑。

    “我說你是不是傻?”

    “皇帝只給我們五萬一千人的府兵編制,但我們不是還可以組建郡兵?到時府兵有重騎、輕騎、重步陌刀手、精銳弓弩手、刀牌手等,你不會讓郡兵多練點長矛手等?真要打仗,到時把郡兵和府兵合編,不就相輔相成?”

    “這倒也是啊。”

    郡兵在軍械、訓練方面多有不足,所以讓郡兵練簡單的長矛等,更適合,遇戰事,跟府兵一合編,那么五萬府兵,立即就能翻倍成十萬甚至是十五萬人馬。

    老四笑呵呵的道,“回去我就編他萬八千的郡兵。”

    “德性,你旅順現在才多少人口?編萬八千郡兵?你哪來這么多人?飯要一口口吃,路一步步走,你旅順郡九千府兵,所以你們可以先編個四五千的郡兵。軍械方面,兩次征遼留下大量的軍械,我可以給你們的郡兵每人裝備一桿長矛一把橫刀,再裝備一張弓,當然,馬就沒指望了。”

    “才四五千?”

    羅成瞪了老四一眼,“四五千已經不錯了,若是能夠練起來,你旅順郡就能有一萬三四的人馬,到時以府兵為戰兵,以郡兵為輔兵,合編一軍,也是很不錯的。兵貴精不貴多,好好訓練打磨才是硬道理,當然,練兵之余,別忘記屯田耕種,如今中原越來越亂,說不定哪天就沒有糧食可以運過關來,到時我們都得靠自己,若是無糧,那再多的兵也得餓肚子。”

    老四道,“那我得想辦法多從中原招點人手過來,這次跟淵氏議定之后,他們后撤了百里,我們完全可以把這百里占過來,然后從中原招募些流民過來屯墾耕種。”

    羅成點頭。

    “先給府兵分地,每兵最少得有一百畝地,另外選入郡兵的,也得授田。”

    “這肯定的,不過之前我們給十萬兵馬授田納妾,現在他們一半人要走了,這怎么處置?”

    羅成想了想,“離開的府兵,地收回吧,反正他們走了,也無法再管理,不過要給他們一筆錢做為補償,表示個意思。至于他們的新羅妾和流民妾,愿意帶回去的不反對,但這些妾侍的家人不能一起走,如果不肯帶走的,那就留在這里。”

    土地在現在的遼東可以說是最不值錢的東西,但只要隋軍肯駐守在這里,不放棄這里,那么土地又同時是很值錢的東西。

    “告訴那些被我們選中屯駐的府兵弟兄們,他們的家眷遷過來,我們按人口給他們授地分田。只要是二十到六十歲的,不論男女,我們都每人分田五十畝,而二十歲以下的,不論男女我們每人分地二十畝。有多少口人,我們就給他們分多少田地。”

    “這些地分下去要交租嗎?”老四問。

    “府兵本人的那份田地不須交租,但他家眷分的田地,頭十年我們留守府與他們五五分,十年后,則按朝廷的租庸調制收租稅。

    “五五分成,會不會太高了點?”老四咋舌。

    “我們不是按丁收,而是按畝收,多少畝地,我們收多少,尤其是我們是按收成來收的,不是定額租,收獲了多少,我們拿一半,我們分給他們的土地多,一家就算五六口人,除去府兵的那份,起碼也能有一二百畝地,就算廣種薄收,一畝只留一半,也還能收幾斗糧。”

    看起來拿走的多,但如果羅成不再租收其它的各種租稅雜費,那其實只要日子安穩,絕對是能夠溫飽的,甚至比在中原的日子強,畢竟如今的中原,普通百姓家里都不過是一二十畝地,甚至無地。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牛仔骑马官网 秒速飞艇计划 排列三17303期和值分析 时时彩后三组选组三 红警大中华1985 竞彩篮球大小分诀窍 药学本科毕业后做什么赚钱 15选5中奖最高多少钱 分分彩5星漏洞怎么搞 熊猫四川麻将 官网 快乐12开奖走势图四川省 澳洲幸运5是什么颜色 长沙麻将怎么打才必赢 排列3百度贴吧 云南11选5技巧总结大全 6538彩票首页 校园网挂赚钱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