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夢文學 > 其他類型 > 隋唐大猛士 > 第530章 萬軍之中取敵將首級

第530章 萬軍之中取敵將首級

    狹谷之塵土飛揚。

    淵蓋蘇率軍八萬前來迎戰。

    “這個淵蓋蘇還挺狂!”

    “那就給他上一課!”

    看到程咬金成功的把淵蓋蘇釣了出來,羅成心情很好,當即做出部署。

    他打出帥旗,親率萬兵馬在四平山西嶺布陣,引誘淵蓋蘇來戰。令侯莫陳乂率單雄信、趙貴、周德威等統精騎一萬為奇兵,伏于山北狹谷之。

    又令馮孝慈、魏征、王子明引軍一萬,登上北山。

    并與諸軍約定,以鼓角之聲為號。

    羅成的帥旗一舉,果然淵蓋蘇就揮兵緩緩壓了過來。

    兩軍相距不過一里左右停下。

    淵蓋蘇帶著百余輕騎策馬來到陣前。

    “羅成何在?”

    隋軍帥旗之下,羅成也策馬緩緩而出。

    “本帥在此,淵氏小兒可是前來歸降?”

    淵蓋蘇身佩五把名刀,五刀公子之名也不是浪得的,他并沒有被羅成的氣勢壓住,在馬上指著羅成道,“吾淵氏已取代高氏,代高句麗而立朝鮮,如今吾父王向原大隋天子稱臣納貢,愿為藩屬。原天子也已經許可,還下詔冊封我父親為開府儀同司、朝鮮王,并下詔遼東隋軍撤兵。羅成,你身為隋臣,為何竟敢不尊隋帝之詔?”

    “你欲效仿楊玄感之流謀逆不成,我淵氏如今為隋朝天子藩臣,卻也愿意為隋天子掃除叛臣。”

    “你若識相,且趕緊依詔退兵,否則到時不免落得個身敗名裂的下場!”

    羅成騎在馬上,掏了掏耳朵。

    “說完了嗎,說完了那我也說兩句。首先呢,陛下雖有詔撤兵,但我身為前線統帥,有臨決斷之權,再其次,你說你家已經稱臣納貢,可空口無憑,不如你先讓安市守軍開城投降,再送還我二十萬被俘將士以及二十萬陣亡將士的尸骨,然后你也入我軍營,隨我去洛陽朝見天子,如此方可稱的上是真心歸降。”

    “羅成,你枉顧皇帝詔令,這是擁兵叛亂,我身為藩臣,也要管你一管,今日,就為隋天子討伐你這逆臣!”

    羅成對身邊的秦瓊道,“二哥,這淵蓋蘇還真夠啰嗦的,你去把他給我擒回來!”

    秦瓊點頭。

    他提起馬槊,雙腿一夾馬腹,猛沖向前。

    一邊沖出一邊大喝一聲。

    “遼東丑虜,且吃我一槊!”

    淵蓋蘇見羅成一言不合就派出一員將領,當下扭頭道,“羅成居然妄想陣前斗將,以挫我軍士氣,今日我就要他偷雞不成蝕把米,南大將,上前給我把這隋將拿下!”

    他身后一員身高八尺有余的巨漢催馬而出,這人渾身鐵甲,騎在馬上就跟座鐵山一樣,他是淵蓋蘇下有名的猛將,力大無比,一把大砍刀重達十余斤,能夠一刀劈開一頭駱駝。

    聞令便提刀迎上。

    兩軍陣前。

    秦瓊一身耀眼的暗金色明光甲,配著腥紅的披紅,頭戴鳳翅兜鍪,麒麟吞肩、獅蠻帶,烏皮鐵靴,兩塊精銅護心鏡锃锃發亮。

    跨下一匹黃驃,疾馳如電。

    此時空恰好烏云堆起,風云變色。

    一道閃電自空霹下,秦瓊伴隨著雷電奔騰而進。

    馬槊疾出如龍。

    在電光閃耀下,兩騎迅速接近。

    高句麗猛將將刀已經高高揮起。

    “死!”

    秦瓊高吼一聲,坐下黃驃卻是再次加速,長長的馬槊鋒刃伴隨著雷電之光,劃過一道殘影狠狠的刺到高句麗猛將面前。

    快如疾電,那人的刀還才剛落下一半。

    可秦瓊的槊已至。

    借著戰馬奔馳之勢,鋒利的槊刃,如入敗革。

    輕易的破開了厚厚的鐵甲,直直的洞穿了敵將。

    數尺槊鋒一捅到底,直到被留情節給卡住。

    馬槊不再繼續刺入,但巨大的沖擊力卻將這員高句麗敵將從馬上挑了起來。

    丈八馬槊的復合槊桿整個都彎曲起來,槊桿彎曲如弓。

    下一瞬間,積蓄的力量猛的將那員敵將尸體彈了出去。

    兩軍陣前的將士,都能感受到那堆肉山砸在地上的那種沖擊感。

    秦瓊面色微紅,人馬卻并未停止,馬槊再次持平,繼續向前沖。

    淵蓋蘇大大的張開著嘴巴,沒料到自己麾下第一猛將,居然僅一個回合就被這員不知名的隋將殺死了。

    “大帥快走!”

    淵蓋蘇的親衛將領大聲將他喚醒,他慌忙的調轉馬頭,向著本陣逃去。

    十余騎淵蓋蘇的親衛留下,試圖攔截斬殺這員囂張的隋軍。

    秦瓊馳來,馬槊連刺帶砸,轉眼就將兩個高句麗騎兵打落馬下,一騎揮矛刺來,秦瓊側身讓過,在兩馬交錯之際,敏捷的伸摘下一支金锏,狠狠用力擲去。

    沉重且帶著破甲棱的重锏刺在那人背上,頓時將他刺穿,那人直接口吐鮮血死于馬背。

    一锏殺人,縱馬上前,再揮另一把金锏,又殺兩人。

    高句麗人無一合之敵,余者皆心生驚懼,轉身欲逃。

    秦瓊放回金锏,摘下角弓,邊追邊射。

    弓弦響起,必有一人落馬。

    當最后一個殿后的淵蓋蘇親衛逃到本陣前不過百步之時,依然沒逃過。

    弓弦響過,那人應聲而倒。

    秦瓊縱馬上前,一槊將那人尸體刺,然后高高挑起,他故意在淵氏陣前左右奔馳圈,然后留下不屑的嘲諷之聲,才高舉著尸體回返陣。

    “放箭,給我放箭,射死他!”

    淵蓋蘇渾身顫抖,他從沒有料到,剛才那一瞬間居然讓他如何恐慌,此時站在本陣,他只覺惱羞成怒。

    高句麗人對著秦瓊射出漫天箭雨,可相隔百步之遙,僅有一些猛將的箭才能射這么遠,但要射奔馳的秦瓊,又談何容易。

    結果便是箭射了漫天,卻連秦瓊毛都沒傷到一根。

    秦瓊輕松返回,路過那員戰將尸體時,甚至還從容下馬,拔出腰刀將那猛將的首級給砍了下來,又將那件質地不錯的鐵甲也剝了,連那把大刀也沒放過。

    最后首級懸于腰間,鎧甲馱于馬上,一拎著刀,策馬緩緩回到本陣。

    隋軍陣前,無數將士歡呼。

    剛才秦瓊這八萬軍陣之前,取敵上將之首級,那般輕松自如,還真是令人興奮萬分。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牛仔骑马官网 体彩20选5开奖结果查 手机店还赚钱吗有利润吗 广西快三预测与推荐 北京赛車开奖结果 宝宝计划网站免费账号 韩国快乐8 排列五走势图大赢家 申请彩票投注站需要什么手续办理 3d通选的玩法介绍 股票配资亏损怎么办 长春麻将算钱规则 体彩20选5开奖结果查 北京pk赛车怎么看走势 快乐双彩今晚开奖结果 贵州快3今日开结果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