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夢文學 > 其他類型 > 隋唐大猛士 > 第404章 天子之怒

第404章 天子之怒

    第五更送上,月票八百張加更!

    李淵和羅藝攻破新城的捷報傳回沒多久,水師和九軍平壤大敗的消息終于在九月之初傳回了遼東。

    **輪宮前。

    裴世矩和蘇威等顧不得已經是深更半夜,依然讓守宮親衛去通報皇帝。

    楊廣是紅著眼睛見裴世矩等人的。

    “這么晚喚醒朕,有何急事?”

    “陛下,水師兵敗。”裴世矩伏地泣哭。

    裴蘊也伏地不起,“九軍兵敗平壤,再敗薩水,三敗鴨綠水,九軍三十萬兵馬盡潰,如今逃回遼東者,僅宇文述及其麾下兩千七百余騎。”

    楊廣只覺得一陣陣天旋地轉。

    他使勁的晃動腦袋,可依然制止不了這炫暈。

    “說,到底怎么回事?”皇帝極力的壓制著自己的怒氣。

    宇文述是在今天逃回新城的,他僅帶著兩千七百余騎逃到新城,當時李淵見到披頭散發狼狽不堪的宇文述時,幾乎不敢相信這是他。

    而當宇文述說九軍三十萬人馬,只剩下了他這兩千七百余騎回來時他更驚的無以為加。

    一邊狼吞虎咽,宇文述一邊編造了一個故事。

    當然不是九軍南下的事實,在他的故事里,九軍之所以兵敗,主要都是因為于仲文、羅成、辛世雄、薛世雄等人。

    他說在鴨綠江口,羅成不肯分糧。

    并且還脫離大部隊,單獨行動。

    甚至還說來護兒不按計劃在平壤城下等候他們,而是獨自進軍,結果中高句麗人埋伏,導致水師入平壤后喪失了三萬主力,最終來護兒跑的影子也沒了,導致八軍趕到平壤城下后無糧可用,無兵可援,最終強攻平壤不下,糧草又盡情況下不得不撤兵北返。

    總之,一切都是別人的錯,跟他宇文述無關,若不是他宇文述拼死帶回來這支人馬,三十萬人馬都全軍盡沒了。

    李淵震驚之余,趕緊派人護送著宇文述回遼東**城。

    “宇文述呢?”

    皇帝的眼睛紅的嚇人,這些天他總睡不好,總有不好的預感。隨著秋意漸涼,他就一天比一天焦躁不安,一天比一天睡不安穩。今晚上,好不容易剛睡著,結果就被喚醒了。

    “回陛下,宇文述正在**城外跪等陛下召喚。”

    “他還有臉回來?朕的三十萬大軍,都沒了,他一個人也好意思回來?”楊廣真是怒了,就算平時再怎么寵用這個老狗,可這個時候也再忍不住了。

    “將宇文述關押起來,奪去他一切官職,削去許國公爵位,聽侯發落。”

    “陛下?”裴蘊驚呼。

    “難道你聽不懂朕的話?”

    “臣不敢。”

    楊廣失魂落魄的在殿中轉了幾圈,最后一屁股坐在榻上,怔怔失神,跟丟了魂一樣。

    “羅成呢,羅成這么能打,為什么卻沒與八軍一起行動,他現在究竟在哪?”

    “宇文述說羅成畏戰不前,八軍兵敗見死不救,后又不知所蹤。”

    “放屁,這個宇文老狗,羅成豈是那種畏戰之人?朕自東征以來,打勝仗最多的就是羅成,朕絕不相信這老狗的話,著人去審問跟宇文述回來的那些人,朕要知道,九軍到底經歷了什么。”

    九軍潰敗,這個巨大的敗訊,讓皇帝有些不知所措。

    裴世矩不得不提醒皇帝。

    “陛下,如今水師和九軍先后兵敗,且如今已經進入九月,遼東越來越冷,陛下,是否準備班師。”

    “班師?”

    楊廣如同只被踩到了尾巴的貓,一下子就炸毛了。

    現在班師,豈不是就承認了東征失敗?

    楊廣不甘心,他還沒有半分準備。

    “陛下,不能猶豫,九軍和水師都敗了,若再耽誤下去,高句麗平壤的大軍就要來到遼東,到時我們就將十分麻煩了,還是趁早撤退,早做打算啊。”

    “滾!”

    皇帝咆哮。

    裴世矩等人狼狽的退出來。

    宮外。

    宇文述被幾名親衛拖著離開,老狗還在大叫,“我不走,我要見陛下,我要見陛下。”

    可親衛們如鐵面人一樣,根本不理會這位曾經的五貴的喊叫。

    九軍和水師兵敗的消息,正如風一樣的迅速傳播開來。

    僅僅一夜。

    第二天,**城的隨駕百官以及攻打遼東城的十幾萬將士,就都知道了這個壞消息。

    遼東城下,隋軍上下都彌漫著一股悲壯的氣息。

    按計劃,今天一早要舉行一次大規模的攻城,可是太陽都出來了,也沒有人來傳令。

    府兵們抱著刀槍,一邊威受著遼東早上的霜風寒冷,一面卻又在怔怔出神。仗打到這地步了,還能繼續打下去嗎?

    楊廣呆在**輪宮三天不出。

    誰也不見。

    就連蘇威裴世矩等人也見不到皇帝。

    這三天,也陸續又有敗兵逃回遼東,被各軍接應回來。

    陸陸續續的,逃回來的敗兵已經有三萬余人,除了宇文述外,九軍大將里也又逃回來幾個。

    隨著越來越多兵將逃回,關于平壤大敗的詳情,也越來越清晰。

    辛世雄戰死了。

    于仲文、薛世雄退入了鴨綠江口大行城,大行城則是左五軍羅成過江前就先攻奪的,派了宋老生留守,多虧了這座城,才收容了數萬敗兵,現在大行城,大約有五萬隋軍。

    另外,來護兒雖在平壤兵敗,但只折損了三萬主力,然后就消失不見了。

    羅成并不是畏戰,他之前單獨行動,也是于仲文力保答應的。而且八軍進攻平壤前,羅成已經派人提醒他們先不要南下攻城,讓他們等候左五軍。

    至于左五軍遲遲未到,是因為羅成后來發現薩水上游在筑堤蓄水準備水淹諸軍的高句麗軍。

    而八軍潰敗真正的原因,還是缺糧。原本各軍攜帶了百日之糧,但到了鴨綠江邊,才一個半月,就已經斷糧了,至于糧食,都被各軍士兵嫌負擔半路埋掉了。

    越來越多的內情匯總起來,最后送進輪宮。

    只是皇帝一直沒有表態,也一直沒有露面。

    現在,所有的將士們都在關心一個問題。

    羅成帶著左五軍的主力,在薩水與侯莫陳分兵后,究竟有沒有去平壤,他打沒打下平壤城呢?

    來護兒帶著水師七八萬兵馬,又究竟去了哪,為何一直不見蹤影?

    最后一個關心的問題則是,皇帝究竟什么時候下旨撤軍,又會如何懲處宇文述等敗軍之將?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牛仔骑马官网 自控仪表赚钱 湖南幸运赛车玩法 同城游南昌麻将 优易游戏试玩怎么快速赚钱 安徽快3开奖结果走势图今天 腾讯血流麻将换三张 新疆时时彩 脫衣發牌的app 30码投资计划 组选奖号811 丝路传说义士怎么赚钱 话费充值成功但没到账 福建快3开奖结果多少钱 五子棋网页游戏 海南飞鱼开奖直播现场 球探体育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