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夢文學 > 其他類型 > 隋唐大猛士 > 第317章 老子反了(感謝書友105萬賞!)

第317章 老子反了(感謝書友105萬賞!)

    浴血得勝。

    縣令杜如晦親自到城門迎接,看著那幾百賊匪尸體,還有上百傷亡的鄉勇等,是既喜且驚。

    “想不到賊匪居然都已經竄到我章丘縣來了,幸好有你們殺退賊匪。”

    “希望縣里能夠撫恤這些戰死者的家屬,讓他們不要白流血。”單彬彬道。

    杜如晦點頭,“放心吧,不會讓他們白流血的。先入城吧,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士誠老弟在遼東大破高句麗賊,陛下年前論功,特旨賞賜士誠兄弟為長白鷹揚郎將,并賜爵襄陽侯。恭喜賀喜啊!”

    單彬彬愣了下。

    “不可能吧?”

    “有什么不可能的,這可是朝廷過來的消息。我們章丘縣已經接到公文,要幫士誠老弟修建牌樓、門第。”

    單彬彬等入城到了家門口時,發現這座丈夫之前置辦的宅子正有許多人在改建。

    老爹羅貴很歡喜的在指揮,看到彬彬等人的樣子,很是驚訝。他還不知道路上的事情,繼祖解釋了幾句,老爹仔細詢問一番得知家人沒有大礙,才松了口氣。

    “爹,這是做什么呢?”

    羅貴興奮的告訴大家,“小五在遼東屢立戰功,陛下特旨封他為襄陽侯,還晉他為鷹揚郎將,對了,他現在還官升遼東郡丞兼通定縣令一職。”

    那些在羅家宅子忙碌的人是來替羅家修門頭的。

    正所謂,三品以上,門內列戟。

    公侯高爵,街巷賜修牌坊。

    而官升一級,門進一尺。

    所謂的侯門深似海,說的便是那些高官貴族們的家宅門很深。普通人家,宅門是不能修的很深的,但官員們的宅門能修的很高大很深。

    每官升一級,宅門就修深一尺。

    現在一群匠人,就把羅家宅子大改造。

    原來門后有兩根柱子,離門很近,而現在羅成封了侯,就已經不止升了一級官,而成了正三品侯爵,于是按品級規格,把門后這兩根柱子往后移了很遠。

    柱子定好位后,便從原來門口到這柱子新位置之間,全要包起來,于是這門就跟城門洞一樣很深了。

    門洞深了,門頭也要提高。

    甚至連門的寬度都加寬了許多。

    門前還特意立起了獅子,并且門內還一邊放了一個架子,各擺六把門戟。

    門前列戟,這是三品以上高官貴族才能享受的規格禮儀。

    縣里還派人在羅家這條巷子的兩頭,各列了一座牌坊,上面寫著御敕修建襄陽侯府牌坊。

    “到此宰相落轎,將軍下馬。”

    這就是禮儀,這就是榮耀。

    身為襄陽侯,羅家門前這段路,被牌坊圍起來的這段,宰相經過都要落轎,將軍路過都要下馬,以示尊榮。

    “爹,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繼祖沒想到他出門一趟,這五弟居然就封爵了,而且這爵位襄陽侯好像還有些奇怪,他祖父羅榮以前可就是封過襄陽侯,后來晉升襄陽縣公、再襄陽郡公的。

    “一門兩爵,羅家尊貴啊。”杜如晦笑著恭喜。

    老爹見一家人都疑惑不解,于是簡單的解釋了幾句,于是大家才知道,原來羅藝現在晉封燕國公,而羅成封襄陽侯。羅成還被皇帝下旨,成為羅藝的繼子。

    “爹,羅藝太過份了。”

    老爹卻搖了搖頭,“算了,這事對小五是好事。”

    “可是羅藝卻讓小五認他做爹。”

    “繼子,很正常,羅藝無子嗣,選小五做嗣子也是常情。當年的事情我也已經放開了,如今這樣也挺好。

    當爹的委屈點沒關系,只要對兒子好的事情,他都愿意接受。反正就算做了羅藝嗣子也沒什么,難道就不是他兒子了?

    “爹,王義那畜生把咱們南山村一把火燒了,咱們家七座宅子也被燒了。”老大繼祖道。

    老爹卻無所謂道,“燒就燒吧,這把火只會把我們羅家越燒越旺。你五弟現在是襄陽侯了,你三弟四弟六弟現在也俱為將軍,咱們羅成興旺起來了。你看這門深,你看這門頭,你看這門內戟,他們是燒不敗我們羅家的。”

    “只要你們記住一點,不管如何,兄弟同心就好。不管小五現在做沒做羅藝的嗣子,都不重要。你們六個,永遠都是兄弟。”

    河北,清河郡。

    漳南縣里,竇建德兄弟五個已經原路返回了鄉里。

    剛回鄉,孫安祖便接到了一個壞消息,他父親在他入遼時病逝了,妻子后來也生病,無錢醫治,家中無錢無糧,最后病餓而死。

    家中無人,父親和妻子都是被草草安葬,如今回來,他只能在父親墳前痛哭不孝,在妻子墳前流淚。

    竇建德兄弟幾個也過來墳前拜祭一番。

    上墳回來,家里冷冷清清。

    回想起入遼這一年來,感覺似一場夢。

    拼殺,流血,授職,最后卻因為一時糊涂逃跑,而毀了一切心血努力,甚至還牽連了幾個兄弟。

    幾名縣里衙役過來。

    “孫安祖,你不是應當在遼東服夫役嗎,怎么卻跑回來了,難道你當了逃夫?”

    孫安祖現在最討厭聽到逃夫兩字。

    他紅著面皮道,“誰說我是逃夫?”

    “不是逃夫,你可有完役的文書證明?”

    孫安祖當然拿不出這證明文書,他本就是逃兵,羅成最后放他一馬,沒直接斬了他就算不錯的了,放他走時,也不可能還給他什么完役文書。

    孫安祖拿不出文書,于是他便是一個逃夫。

    這還是縣里不知道他在遼東已經入過戰兵營,否則便是逃兵,罪責更重。

    “既然拿不出文書,那就是逃夫,如今征遼事重,王法不能逃役。現在跟我們回去,明日送你再回遼東。”

    “家父去世,臨終前我未能在跟前送終,如今我要在家守孝。”孫安祖拒絕再次服役。

    幾個衙役可不管這些,直接拿鏈子就鎖人。

    竇建德幾人來勸,結果衙役一問姓名,才知道這幾位也是從遼東回來的,于是向他們索要完役證明。

    竇建德和王伏寶、劉黑闥三人身上有羅成開的文書,證明三人是完役,可高士達沒有。

    于是最后,孫安祖和高士達兩人被鎖拿到縣衙。

    漳南縣令詢問情況后,下令杖責二人各四十,然后令二人再次入遼服役。

    孫安祖不服。

    堅決不肯再次服役。

    “豈有此理,安敢抗拒朝廷法令,不怕死嗎?”縣令怒斥孫安祖。

    “死也不入遼!”

    “那我就斬了你。”縣令走過來,直接拔刀。

    結果孫安祖也發起狠來,一把奪了刀反手一刀把縣令砍了。

    這下所有人愣了。

    孫安祖手持著滴血的刀,“是你們逼我的,宇文化及逼我,羅成逼我,如今你一個小小縣令也敢逼我!”

    “老子反了!

    衙役們大聲喊叫召人。

    竇建德猛給他打眼色。

    孫安祖回過神來,不再大喊,拿刀一刀砍斷高士達手上的鎖鏈,拉上這個難兄難弟一起沖出衙門,逃出了縣城。

    衙役們遠遠喊叫追趕,卻并沒幾個敢真沖上前去,最后眼睜睜看著二人逃出城外去了。

    --上拉加載下一章s-->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牛仔骑马官网 山东十一选五 江苏快3 极速快乐十分开奖 红包麻将下载安装 河北快3号码-和值-推荐 pk10最牛稳赚计划软件 怎么玩抖音 为什么新浪体育视频看不了 山东十一选五任选基本走势图 体球比分网指定 北京pk赛车4码计划最准 浙江麻将打法 必中计划软件免费版 北京赛车pk10 打麻将赌博定性 天津快乐10分开奖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