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夢文學 > 其他類型 > 隋唐大猛士 > 第8章 章丘小鐵匠

第8章 章丘小鐵匠

    “我看這叫紅線的小娘挺不錯的,要是能娶到就美了。”

    羅七年紀跟羅鋒差不多,也就小半個月多點而已,雖然剛滿十六才步入中男之列,但對于早熟的鄉下少年郎來說,這個年紀已經到了可以說親婚娶的年紀,甚至一些條件好的家庭,男子年過十五就開始說親了。

    “好啥呢,長的單薄瘦弱跟個柴火棍似的,挑不起水桶打不了柴火的,看那胯也小將來肯定也不好生養的。再說了,這紅線小娘是縣令千金的貼身侍女,肯定是個賤籍奴婢,我大隋律法規定,良賤不婚,良人不得娶賤女,否則要先笞后徒,你難忘不知道么?”羅三叔抬起手在小七頭上敲了兩個暴栗,不滿的教訓道。

    大隋有許多奴隸,而奴隸在戶籍中被列為賤籍,律法還規定了良民不得娶賤女,否則要打板子還要去勞改并被判婚姻無效。

    良賤不婚,因此是一條很嚴格的紅線,哪怕是普通百姓鄉民,就算娶不起媳婦那也不能娶賤女奴婢。

    長的好看也不行。

    況且按羅三叔的眼光來看,這紅線小娘也就是臉蛋稍好看點,但身子骨太柔弱,這種女子干不得活,更不好生養孩子,如此便不是好媳婦標準。

    “咱們縣令千金倒是挺大方的,居然給了這么些金葉子小五,我估摸著得值二十千錢,小五發橫財了。”相比起縣令千金的侍女,三叔倒更對縣令千金贈給羅五的那些金葉子感興趣。

    羅鋒跟著眾人進入了章丘縣城,初見這座縣城的時候未免微微有些失望。說是縣城,可其實很小很小,連城墻都是土筑的,也沒有什么高大的城門樓子,遠看像是個大土圍著,近看倒像是個農家樂的大門。

    這其實也是個很年輕的縣城。

    在漢代時,章丘縣的中部為陽丘縣,北部為菅縣、猇縣,南部為土鼓縣,后陽丘、猇縣并入東朝陽縣,到魏晉時東朝陽縣又屬樂安國。再到南北朝劉宋時,又改東朝陽縣為朝陽縣,屬齊郡。

    北齊廢朝陽置高唐縣,治回軍鎮,北齊天保七年遷治章丘山南建城。

    而到了隋朝開皇十六年,以博州亦有高唐,改為章丘縣,取的是取北山名為縣名。

    因此算來,從北齊時遷縣治到此筑城開始不過五六十年間,而章丘之名更不過十年而已。

    章丘縣與華北平原接壤,地處泰沂山區北麓,山區、丘陵、平原各占三分之一。

    典型的地狹人廣,但縣城卻很小。

    進城時已經天黑,城門緊閉,有人把守。

    大隊人馬到來,還讓城上一陣雞飛狗跳,好半天才核對確認身份后忙打開城門迎接。

    “天色已晚,張使君讓你們幾個暫時在縣中安歇一晚,明日會當眾處置藍面鬼,并給你們論功行賞。”

    縣令的一名隨從過來通知他們,并親自將他們安置到了縣中一處倉房休息。

    連日來的趕路,加這今日又半路遇匪擊賊,羅鋒他們也都累了,對縣令的安排倒也沒什么異議。

    張縣令安排的地方不錯,有床有鋪,還讓人送來了飯菜。不但有白面煮的湯餅,還有幾道菜,再送來了壺酒,喜的三叔和小七他們幾個興奮不已。

    本來縣令讓人請秦瓊和羅鋒兩個過去衙門赴宴,說是讓他們陪同張郡丞,不過秦瓊倒是拒絕了,羅鋒也就跟著推辭了。

    雖心中欽佩崇拜張須陀,可畢竟身份差異太大,人家是一郡之丞,而他不過是個嘴上剛長出毛來的小子,就算去了估計也是敬陪末座,連話都說不上一句,便就懶得去了。

    秦瓊是個很沒架子的人,雖說秦家自北齊后也沒落了許多,特別是自他父親去世后,歷城秦家更是一日不如一日,但怎么說瘦死的駱駝也是比馬大。

    歷城秦家那也算是個地方豪強,甚至說的上是地方士族名門,而羅鋒他們這些人,便是地道的泥腿子田舍漢了,尤其是除了三叔外,其它幾個還都是些毛沒長齊的半大小子。

    可秦瓊卻依然謝絕了縣令的安排,主動提出跟羅鋒他們一起擠住在這間倉庫里。

    就著昏暗的油燈,大家捧著大陶碗痛快的吃著湯餅。

    所謂湯餅其實就是煮面條,不過隋人喜歡把面食稱之為各種餅,比如面條稱為湯餅,蒸的饅頭類的稱為蒸餅,另外還有燒餅、煎餅等。

    像他們今天吃的這種湯餅,也叫不托,類似于拉面。揉面之后,手搏而置湯中煮之,未用刀也。

    在羅鋒看來,這不就是拉面,或者說是手搟面片湯嘛。

    大大的陶碗起碼能裝兩三斤,其中三分之一是不托,三分之二是湯,吃了幾口他就感覺到這面條是用羊油煮的,上面還撒了點綠油油的蔥花。

    又饑又餓的時候,端著碗這么份大量足而又熱氣騰騰的不托,那真是吃的痛快。

    雖然有些遺憾沒有紅油和辣子面,也沒有肉臊子,可確實已經非常滿足胃了。

    羅三叔他們更是如餓鬼投胎一樣,那么大的陶碗,連湯帶水怎么也得有三斤多,可他們愣是幾息之間就給吃完了。

    秦瓊的飯量也很大,速度同樣很快。

    倒是羅鋒吃起來顯得太斯文了,結果斯文的下場就是他還在吃面的時候,那幾個下酒菜也被他們幾個一掃而空了,等他吃完面的時候,幾個菜碗就啥也沒剩下了,這讓他不由的無奈苦笑。

    “這酒菜真不錯,好久沒吃的這么好了。”吃飽喝足的三叔拍著肚皮回憶,“我記得還是在幾年前,那年當今皇帝剛登基繼位,我跟小五他爹幾個一起受縣里征召運送一批貢品到長安去,交差后上面賞賜了一頓酒肉,十分豐盛·······”

    “吃了啥啊?”小九雙眼放光,似乎所有關于吃的東西總能吸引這個高瘦的少年。

    另一邊,羅鋒和秦瓊一人端著小半碗酒靠在鋪著稻草的通鋪上邊喝邊聊天。

    秦瓊跟羅鋒談他在軍伍里的見聞,而羅鋒則努力回憶著自己這副身體以前的生活,種地、打鐵,給地主家幫工,生活似乎只是簡單的重復,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直到如今他出現了。

    早起來更新,求推薦票票!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牛仔骑马官网 甘肃11选5最新走势 新手怎么通过广告连帽赚钱 怎么代理游戏赚钱吗 六合图库彩图跑狗图超清 体彩36选718148 大话西游3免费版 赚钱 中华彩票网址 辽宁35选7中过最大的奖励 竞彩足球混合过关开奖结果 竞彩足球比分彩客网 六肖中赔多少 谁知道在哪下载幸运飞艇计划软件 现在集上买啥赚钱 虚拟货币怎么玩赚钱的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结果彩票控 女人照顾家庭既能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