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夢文學 > 都市言情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1065章又一年

第1065章又一年

推薦閱讀: 隱婚蜜愛:老婆,不要跑進化的四十六億重奏畫怖最佳女婿林羽江顏相愛就不要離開神級修煉系統-小知了溫柔攻陷女主她撩得飛起[穿書]最強神醫與男主的離婚日常[穿書]

    只有小孩子會喜歡過年,成年人沒幾個喜歡過年的。年前要準備各種的年禮跟年貨,年后要走親戚,又費錢又累人。好在清舒懷著身孕今年不用走親戚了,不過初二這日還是回了娘家。

    顧老夫人看到她就不由埋怨起來:“都說了讓你不要來,你這孩子怎么就不聽呢?”

    清舒笑著說道:“這么長時間沒見你,我想你了。”

    這話讓顧老夫人極為受用,不過看到清舒的肚子她又發愁了:“你這快九個月了,怎么肚子看起來跟你舅母的差不多。”

    封月華也覺得清舒的肚子有些小,說道:“清舒,還是要多吃點,不然孩子生下來太小不好帶。”

    清舒搖頭說道:“我每日吃四餐外加水果跟糕點,已經足夠了。至于孩子你們也不用擔心,黃女醫跟豐太醫都說孩子非常好。”

    她吃得蠻多的,每日睡眠也足夠。平日里無事,她就像以前一樣練功練字作畫。

    說了一小會話,封月華就出去了。

    顧老夫人等她走開以后,拉著清舒的手說道:“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這都兩個多月了,平洲那邊一封信都沒有。清舒,你說你娘他們會不會出事了?”

    清舒笑著道:“他們在平洲能出什么事?而且真有事望明舅舅難道不會告訴姨婆?”

    頓了下,清舒說道:“還是說,這兩個多月望明舅舅也沒寫信過來?”

    “臘月底望明送了年貨過來,也給你姨婆寫信了。”顧老夫人說道:“他還在信里說了祁家宗族內的一些事,惹得你姨婆很不高興。”

    清舒笑著說道:“要真有事望明舅舅肯定會寫信告訴我們的,他既沒說那就是沒事了。這么長時間沒收到信,很可能是驛站那邊弄丟了。”

    驛站經常弄丟信件,所以特別重要的信件清舒都是由專人送。

    顧老夫人有些擔心地說道:“就怕望明寫信告知你姨婆,她怕我擔心瞞著我。”

    “外婆,你想多了,若娘有事姨婆會第一時間告訴你。外婆,你要覺得無聊就去找姨婆說說話聊聊天,再或者叫個評書先生給你說書,或者就外面看戲。”

    顧老夫人說道:“可能真是我想多了。”

    清舒等顧老夫人去睡午覺后,她就找了封月華:“平洲那邊真沒信送達嗎?”

    顧嫻每個月都會寫一封信來京,不可能就那么巧就連丟了三封信。所以清舒覺得,可能真出事了。

    “瞞不過你,其實早收到你娘的信。只是信里寫了一些不好的事,怕你外婆擔心就沒給她看。”

    “出什么事了?”

    封月華將自己所知道的都說了:“我們也知道這事瞞不過太久,所以準備開春以后告訴她。”

    清舒搖頭說道:“既然娘沒事,這事就瞞著不要告訴她。平洲那邊我會寫信過去,讓他們也別說。”

    不過是受到點驚嚇人又沒事,沒必要讓外婆知道。

    封月華有些遲疑:“要是不說,等娘將來知道會埋怨我們的。”

    清舒說道:“埋怨也總比她去平洲好,她這么大年歲來回奔波身體哪吃得消。你也不用擔心,若將來她知道你就將這事推在我身上。”

    她也理解封月華的難處,做人兒媳婦考慮顧忌的事要多。不像她,哪怕跟外婆吵一架也沒事。

    有了這話,封月華頓時安心了。

    清舒看著她隆起來的肚子,說道:“舅母,并不是吃得越多越好,后期你最好控制下飲食。不然孩子太大不好生,到時受罪的是你。”

    封月華摸了下肚子說道:“黃女醫也這般說的,只是我總覺得餓不吃就慌得很。”

    清舒笑著說道:“這么能吃,看來是個皮小子了。舅母,那你少吃肉多吃果蔬,另外等天氣變暖以后就多走動。”

    打拳做操這些她就不提了,說了封月華也不會做,而且外婆知道還得念叨死她。

    婆子進來說道:“大姑娘,姑爺來了,在外面等你。”

    見封月華要送她,清舒笑著說道:“舅母你別送了,外面路滑。等天氣變暖,我再來看你。”

    現在路不好走,她也是盡量少出門。

    出了大門,清舒與苗叔說道:“先不回去,去祁家。”

    符景烯一聽這話就覺得不對,之前兩人說好今年由他一個人去祁家拜年的:“清舒,出了什么事嗎?”

    上了馬車,清舒將事情簡單說了下:“舅母只知道娘遇見綁匪,詳細情況并不清楚。”

    “你的意思,姨婆知道這事?”

    清舒點頭道:“這么大的事望明舅舅肯定會寫信告訴她。也不知道沈濤是怎么辦事的,明知道霍英偉是個禍害竟由著他們留在平洲。”

    符景烯倒能理解,說道:“沈濤兄弟兩人小時候經常住在霍家,這感情不可能說割舍就割舍的,不過有了這次的事兩家肯定要斷絕關系了。”

    “斷絕關系也好,不然遲早要被霍家人給害死。”清舒皺著眉頭說道:“祖母還說霍大太太是個精明厲害的人,這就是精明人辦出來的事?”

    符景烯搖頭說道:“我聽沈伯伯說過,霍英偉跟霍英航兄弟小時候還是很乖巧的,可惜后來被人給帶壞了。”

    所以,兩兄弟變成這樣并全是霍大太太的責任。

    符景烯感嘆道:“學好難,學壞卻很容易,而一旦學壞想掰正過來非常難。”

    清舒摸了下自己的肚子,說道:“以后咱們的孩子一定要好好教,不能讓他學壞。”

    看著她一臉憂心的樣子,符景烯笑著說道:“你放心吧!只要我們好好教導她,孩子肯定不會學壞的。”

    祁老夫人一聽到清舒來了就知道為的什么事了。

    將事情詳細說了一遍,祁老夫人說道:“沈濤跟霍珍珠和離了,霍家也在事發的第三天離開了平洲,所以你不用擔心。”

    清舒將自己的意思說了下:“她這么大年歲,總是跑來跑去的我真不放心。”

    祁老夫人搖頭說道:“我們不說難道你娘不會寫信告訴她?想讓你娘瞞著怕是有些難度。”

    “這些我會寫信跟沈伯伯,讓他勸住娘。”

    祁老夫人點點頭:“我跟向笛說下,讓他們不要將這件事說出去。”,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牛仔骑马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