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夢文學 > 歷史軍事 > 漢冠 > 第一百一十三章 帝王謀斷臣難測

第一百一十三章 帝王謀斷臣難測

    深夜。【←八【←八【←讀【←書,.2↘3.o

    皇帝司馬遹好不容易回顯陽殿一次,只是尚未歇息,正事還沒開始做就被外面的聲音吵醒了。

    先前茂王請了手諭,說是有人縱馬司馬門。

    有前朝曹植的例子在,司馬遹實在是想不通有誰有這樣的膽子。

    不過如今天色已晚,便是再重要的事情,應該也是明天來做了。

    但是事情好像沒有那么簡單。

    “陛下。”

    王生對著王惠風輕輕揮手。

    “皇后歇息罷,朕出去看看外面發生了什么事情。”

    “這天已經是三更了,怎么還有人來攪擾陛下?”

    王惠風臉上露出不滿之色。

    這一個月都沒同床幾次,偏偏這唯一的幾次都有人攪擾,實在是惱人。

    “既然在這個時辰還要將朕喚醒,那便是大事了,恐怕是哪個重要人物闖了司馬門的馳道。”

    闖了司馬門?

    王惠風臉上有驚詫之色。

    “這是哪個不要命的人?竟敢如此?”

    皇帝輕輕搖頭,說道:“這件事,你便別管了。”

    說著皇帝便在皇后的服侍下穿戴整齊,朝著殿外走去了。

    在冬天深夜起來,是需要一定的勇氣的。

    尤其是這個冬日十分寒冷。

    司馬遹到了太極殿偏殿,馬上見到來見他的人。

    出乎他意料的是,他在殿上還見到了平原王。

    要知道,平原王雖然做了宗正,但說實話的,平時他是比較深居簡出的,對朝堂的事情,也幾乎是不過問的,現在居然出現在這里,立刻就讓司馬遹感覺到今日的事情,恐怕不簡單。

    這縱馬司馬門的,不是一般人,恐怕還是宗王。

    就不知道是哪個王了。

    但不管是哪個王,在這個時候居然敢攪擾他,那他也不會給什么好臉色過去。√八√八√讀√書,.2●3.o

    “深夜將朕叫醒,所為何事?”

    皇帝拍拍身上的灰塵,雖然上面根本沒有灰塵。

    “啟稟陛下,是為了今夜有人縱馬司馬門之事,因為涉及到宗王,便是臣下,也不敢隨意處置,這才攪擾了陛下。”

    司馬遹不動聲色。

    實際上,他并沒有憤怒。

    原因也很簡單。

    現在他一聽到與宗王有關的事情,他都特別有精神。

    宗王,始終是他的心腹大患。

    “與何人有關。”

    司馬遹很是平靜的將目光定格在茂王司馬略身上。

    “所關乎者不止一人,若是義陽王所言不差的話,得有個宗王涉及此事。”

    個?

    司馬遹愣了一下。

    他還以為這件事情是偶然發生的,現在看來,像是有預謀的一般。

    莫非這件事后面有貓膩?

    “哪個?”

    茂王連忙說道:“義陽王,,隨王,新野王,常山王,章武王,良城王。”、

    常山王?

    新野王?

    這兩個名字,讓皇帝司馬遹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他身子坐著了不少,顯然對著兩個名字很感興趣。

    “這幾個宗王,無事縱馬司馬門作甚?”

    你要說一個人兩個人,這還好解釋,這七個人,而且身份還如此特殊,這要是沒有貓膩,司馬遹絕對不信。

    “看口供,是因為他們服散之后散氣,一不小心便到了司馬門馳道去了。”

    “他們在何處服散?”

    司馬略知道皇帝問的是什么,因此臉上還有些尷尬之色。

    “醉霄樓。”

    “呵呵。”

    皇帝冷笑一聲,說道:“這醉霄樓在內城,離司馬門可有不小的距離,甚至不是在一條主道上,這些人從醉霄樓出來,散氣散到司馬門去了,這話說出來,誰信?”

    司馬遹看著一臉尷尬的司馬略說道:“廣元侯說過,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他們雖然是宗王,但既然犯了罪,便是要受罰,便是他們身份再尊貴,這一點也是逃不了的,你莫要給他們開脫。”

    司馬略連忙點頭。

    “臣不敢。”

    “宗正有何話說?”

    一邊閉著眼睛的平原王知道他今天來,肯定是要說話的,是故馬上將自己準備好的說辭放出來了。

    “縱馬司馬門,是大罪,廣元侯或許博才,但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這一條老臣不敢茍同,常山王,可是武帝之子,亦是陛下皇叔,便是念在同宗之情,也不該過分處罰,畢竟這縱馬司馬門,可是死罪。”

    平原王第一句話,便是給這些犯事宗王開脫,司馬遹心露出失望之色,但臉上的表情倒沒有什么變化。

    “義陽王新野王,他們現在在何處?”

    司馬略連忙說道:“義陽王,新野王現在在廷尉獄,宗正已經派人看管了。”

    司馬遹的眉頭皺了起來。

    “只有義陽王與新野王?其他人呢?”

    司馬略臉上露出為難之色。

    “跑了。”

    “跑了?”

    若原本司馬遹心情還有些平靜的話,這犯了事還逃跑,就讓他十分憤怒了。

    “犯了事,畏罪潛逃?”

    司馬略給平原王司馬干眼神示意,希望他上前說兩句,但從皇帝的態度來看,若是他為常山王他們說話,恐怕會得到事與愿違的效果,平原王輕輕搖頭。

    再者說,他前面為常山王說話,已經是讓皇帝有些惱怒了。

    “或許,此事另有隱情。”

    隱情或許有之。

    但現在的皇帝可管不了這么多。

    他早就想對諸王下手了。

    要找借口的話,一大堆。

    但是都是陳年往事,要是拿出來說事,太突兀了。

    而現在常山王等人縱馬司馬門,這可是一個新鮮事。

    司馬遹眼睛頓時亮了起來了。

    “今日天明之前,將常山王新野王等人押解到宮,這抓幾個人,幾個時辰應該可以罷?”

    司馬略猶豫片刻,最終輕輕點頭。

    “諾。”

    只是若常山王離洛了,那恐怕就難找了。

    但若是常山王敢離洛,那無疑是找死。

    常山王,應該不是傻子。

    司馬略只能這樣想了。

    “那臣下便去找。”

    “嗯。”

    司馬遹輕輕點頭,轉而將目光定格在平原王身上。

    “宗正,你老年紀大了,還是先回府歇息罷。”

    平原王輕輕點頭。

    “還請陛下寬厚處事,陛下繼位未久,應該以和為貴,萬事留一線...”

    “朕知曉了。”

    司馬遹表面應承,實際上卻是沒有將平原王的一番話放在心。

    “或許陛下應該將廣元侯他們召見過來,陛下太子宮俊才無數...”

    原來太子宮的人大多是理智之人,有他們在皇帝耳邊勸誡,比他一個人說話要有份量得多。

    但皇帝卻是想到廣元侯已經被他放假了。

    所謂君子一言駟馬難追,況皇帝乎?

    “朕知道了。”

    平原王嘴張了張,最后還是把頭低下去了。

    “那老臣便告退了。”

    平原王緩緩離去,只留下一個蕭瑟的背影。

    而偏殿的皇帝,壯志躊躇。11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牛仔骑马官网 手游流量赚钱 高智商赚钱软件 好物分享群 很赚钱吗 3d国产游戏 今晚福建22选5开奖结果查询 福彩3d坐标连线走势图 608彩票首页 三人麻将有哪些软件 象棋下载 南京好运麻将20微信群2018 双色球十一开奖吗 四个月干什么可以赚钱 排列三组六万能码 同城上海麻将下载 快乐赛车之漂移 甘肃快三今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