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夢文學 > 歷史軍事 > 漢冠 > 第一百一十二章 翻手為云覆手雨

第一百一十二章 翻手為云覆手雨

    駕駕駕!

    義陽王司馬威不斷鞭笞在馬屁股上,三匹馬拉著的車輦朝著前方疾馳而去。∵八∵八∵讀∵書,..o

    義陽王前方,便是司馬門了。

    此時司馬門洞開,門外有衛士值守,加之天黑,馬車上也沒有燈火,義陽王司馬威掩袖遮面,疾馳進去。

    “爾等何人,司馬門豈是爾等能夠進入的?”

    輪值司馬門的茂王的人,此時他見到有人居然敢在司馬門前縱馬,這還了得,連忙上前阻攔。

    須知,司馬門馳道是皇帝的專用車道,皇帝下面的大臣、百姓,甚至皇親國戚都是沒有權利走的。

    秦漢時期最為流行,規定的寬度是五十步,兩旁種有樹。

    便面前的是一等王的車輦,也不能縱馬司馬門。

    但司馬威豈有跟他客氣的意思。

    啪啪啪~

    鞭子不斷鞭笞在馬匹屁股上,馬車疾馳的速度更快了。

    那守門校尉見到面前這馬車非但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反而是加快速度,臉上頓時露出不敢置信之色。

    這是何人?

    敢縱馬司馬門?

    莫非是嫌自己命長?

    便是再囂張的人,再是尊貴的人,也不敢在此地放肆啊!

    當然,他自己雖然想不明白,但也沒有要將自己的命交代在這里的想法。

    這馬車疾馳而來,他一個人要是再擋在前面,那就是死路一條了。

    他果斷一躍,逃離了危險。

    但卻是眼睜睜看著這一輛馬車疾馳進去。

    完了完了!

    守門校尉心發苦,這守衛司馬門的任務原本是最輕松的,結果這一個最輕松的守門任務卻是給他搞砸了。+?八.?八**讀??書,.↓.o

    日后自己便是不被發配充軍,恐怕也是沒有前途了!

    想到這里,守門校尉心的怒火騰的一下就燒起來了。

    “來人,隨我將此賊人擒住。”

    這守門校尉被怒火沖昏了頭腦,他手底下的士卒卻是沒有。

    “將軍,若是此時沖擊去,我等也是犯了死罪,況且他們馬車如此速度,我等也是追之不及,不如快些將此消息上報與大王,也好減些罪過。”

    守門副手的一番話,讓守門校尉醍醐灌頂一般,瞬間就清醒過來了。

    “極是,你說得極是。”

    這司馬門馳道,非是一般人能夠走的。

    言罷,他親自翻上馬匹,朝著茂王府去了。

    而此時在司馬門馳道上疾馳的馬匹,終于是緩緩停下來了。

    “不好了,不好了。”

    義陽王司馬威臉上全是慌亂之色,他鉆進車輦之,馬上見到一臉不知所措的常山王隨郡王新野王等人。

    “義陽王何至于如此慌亂,可是發生了什么事情?”

    “方才我光顧著散氣了,如今卻是闖了司馬門,現今便在司馬門馳道上。”

    義陽王的一番話,讓有些迷糊的常山王頓時便清醒起來了。

    不僅是變得清醒起來,就是連后背的冷汗都冒出來了。

    “你說什么?”

    這時候,常山王已經顧不得儀態了,上前便是揪住司馬威的衣領。

    “你說是縱馬司馬門?你再說一遍?”

    看著常山王惱怒的模樣,義陽王苦笑著,說話都帶著一些哭腔了。

    “現在說這些已經有些晚了,在下自知罪孽深重,常山王殿下何其無辜,在下知道有一個密道,可通出宮外,殿下可直出宮外,此地罪責,我一人承擔。”

    常山王沒想到司馬威居然如此有擔當,心的怒氣散了一些。

    “你確定?”

    “可讓隨郡王他們隨你去。”

    隨郡王輕輕點頭。

    “我確實知道有一條密道,或許與義陽王所言是同一條。”

    “好!”

    到現在,常山王心已無疑慮。

    “只是,你留在此處,恐怕有性命之憂。”、

    義陽王輕輕搖頭。

    “不過是失國而已,望殿下日后在陛下面前美言幾句,或許可重新得國。”

    新野王眼睛閃了閃,說道:“我也留下來。”

    看著常山王等人疑惑的表情,新野王司馬歆說道:“若義陽王一人留在此處,陛下定然有重重處罰,若我也在的話,恐怕處罰也不會太嚴厲,況且,我是齊王殿下的人,陛下必不敢對我下手。”

    聽到新野王的依仗,常山王重重點頭,便與隨郡王一同下了馬車。

    “義陽王,新野王,若本王逃過此劫,定然不會忘記二位的。”

    “還請日后常山王殿下多多提攜了。”

    言至于此,常山王與隨郡王等人便匆匆朝著密道方向去了。

    待常山王走遠了,新野王司馬歆先一步回到車輦之。

    他臉上有著詭異的笑容。

    “義陽王當真是好手腕,常山王現在被你賣了,心里恐怕還會感激你呢!”

    沒錯。

    今夜的一切,都是義陽王策劃的。

    當然,這樣說也不確切。

    義陽王是趙王的人,新野王是齊王的人,兩人的動作,只能說這是趙王與齊王一同出手的原因。

    為的,就是常山王這條大魚。

    而現如今,這條大魚算是上鉤了。

    “之后,你打算如何說?”

    “常山王驅馬司馬門,我等阻止不及,又不敢畏罪潛逃,故此逗留此處。”

    “可離去的不止常山王一人,還有隨郡王,章武王。”

    “醉霄樓的宴會,除了你新野王之外,便再無外人了。”

    司馬歆眼睛閃了閃,頗有些感慨說道:“趙王好手筆。”

    司馬威輕輕笑了笑,說道:“就是不知道一個常山王,能夠將陛下逼成什么樣。”

    縱馬司馬門,乃是死罪。

    但常山王乃是帝血之后,是當今陛下的親叔叔,與成都王是親兄弟。

    皇帝若是敢大義滅親的話,無疑是在宗親失了人心。

    但若是不處置,便是失了威望。

    在齊王入洛之前,趙王與齊王都想著將洛陽的水攪渾。

    畢竟。

    渾水,才好摸魚。

    .....

    守門校尉去了茂王府,而連夜,茂王司馬略便驅馬前來,他手上領著皇帝的手諭,得到驅馬如馳道的特權。

    帶人入了馳道之后,司馬略馬上便見到了義陽王司馬威與新野王司馬歆二人。

    二話不說,兩人便被帶到廷尉獄。

    因為兩人身份特殊的原因,廷尉只是錄了口供,便將他們轉交宗正。

    當夜,身在深宮的司馬遹,早就得到了常山王縱馬司馬門的消息。

    但不知具體的消息,而如今他知道了。

    于是乎,皇帝震怒!11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牛仔骑马官网 腾讯分分彩 188足球比分直播旧版 02489足球直播 3号码分布图 4u彩票安卓 体彩福建22选5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广西快乐双彩2018152 黑龙江11选5 映客直播点亮能赚钱吗 天易棋牌 斗地主 河南快三 燕赵20选5开奖结果 哪种倍投方案最好 福建11选5 围棋人机对弈免费版 物业公司会计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