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夢文學 > 歷史軍事 > 神話版三國 > VIP卷 第兩千七百九十五章 章程

VIP卷 第兩千七百九十五章 章程

    呂布被賈詡惡補了一波世界地圖的知識,因而賈詡說是要地圖,呂布瞬間就生成了一張高清的帶部分地形的世界地圖,直接呈現在了未央宮的中央,而世界地圖這玩意兒,當前雖說有很多人見過了,但更有非常多的人沒見過。

    因而在放出來的時候,很多沒見過的人只覺得這是地圖,并沒有深想,只是賈詡解釋之后,所有沒有見過的人皆是目瞪口呆,甚至已經老到不需要對長公主施禮,裝作自己已經老的不行的趙岐,直接彈了起來,動作之靈活,完全不像是一個九十歲老頭。

    “肅靜。”劉桐敲了敲幾案,冷冷的說道,世界地圖這玩意兒她也是第一次見,但并不妨礙她已經聽說過了很多次。

    劉桐畢竟是攝政長公主,雖說性格寬厚,但并不代表沒有威嚴,相反,她開口之后,除了趙岐老胳膊老腿依舊跳的歡實,其他人已經安坐了回去,很快趙岐也坐了回去。

    “這里,這一片,算是我們一直以來的范圍。”賈詡掏出一根桿子指著地圖上漢室的覆蓋范圍,“這是長安,這里是薊城,這里是成都,這里是秣陵,這里是交州九真,這里是涼州敦煌。”

    很快賈詡就將漢室大致的統治范圍給圈畫了出來。

    一群朝官目瞪口呆的看著賈詡的講解,看著那片比自己臉大不了多少的地方,又看了看其他空白的地方,突然覺得作為一直認為是天下之主,結果在這么大的池子里面跳了這么久,真的是有點丟人了。

    “這些地方的邊線,構成了我們漢室的疆域,雖說內部還有很多地方沒有開發,但大體以來,這些地方以至于屬于我們,統治不下四百年,可謂自古以來。”賈詡平靜的指著這些地方說道,所有的朝官連連點頭,表示這是應有之理。

    “然后這些地方,便是我們認知以外的的國家,這里有一個國家叫做安息。”賈詡指著地圖說道,然后不少朝官露出思慮之色。

    漢室朝堂雖說不乏酒囊飯袋,但是到現在基本沒有水貨了,因而很快就想起來了漢書之中的內容,皆是瞇著眼睛看著那里。

    “不過這個國家快不行了。”賈詡平靜的說道,“這個國家被旁邊的大秦快打死了,大秦主力大約有十六七萬,主戰的雙天賦軍團估計有十個,決戰兵種加起來疑似有五六個,仆從軍數量龐大。”

    此話一出,不少在笏板上記錄的官員筆都直接掉在了地上,大秦這個國家知道的朝官不多,但是對面的兵力和規格他們好歹是懂得。

    “不過羅馬和我們距離的相當遠,沒什么好說的,我們現在最大的對手是這個。”賈詡拿著教鞭指著地圖南亞以及古印度的位置說道,“這一片是貴霜的地盤,也就是當初那個咆哮朝堂的大月氏。”

    因為是地圖的原因,沒有做成球形,顯得某些地方特別大,某些地方特別小,因而貴霜在地圖上看起來就相對小一些,一眾朝官雖說盯著那地方也有些擔心,但至少不像面對羅馬那樣神色凝重。

    “我們要出兵貴霜只能走這邊,和這邊。”賈詡指了兩條路說道,所有的朝官都能理解原因,走中亞蔥嶺南下這條沒什么說了,走益州南部西進也沒有什么說的,畢竟青藏那邊實在不是人走的。

    “這里是我們建設的前沿基地。”賈詡指著蔥嶺說道,“這里有礦山,有水,有平原,據我們的計算,完全開發,可以供養十萬上下的大軍,不過這一片貴霜所屬,全是高山峻嶺和沙漠戈壁,可謂是天然的屏障,西涼鐵騎曾經嘗試進行作戰,交手之后,被迫退回。”

    全場大嘩,雖說在場不少人都被西涼鐵騎蹂躪過,但是他們還是愿意承認西涼鐵騎是他們漢室最優秀的騎兵,至于以前的事情,過去了的就讓他們過去吧,現在是自己的兵,當然不會記仇了。

    結果你現在告訴我們,最能打的西涼鐵騎在這里打不過貴霜。

    “這是地形原因,在平原上我們打他們能一打七。”郭汜哐的一聲站了起來,非常不服氣地說道,“現在上平原,我們能一打十。”

    瞬間空氣寂靜,一大群人都認出來這貨是郭汜,沒辦法郭汜在長安混的時間太常了,好多熟人,不過能上朝的政治覺悟都不低,知道什么話能說,什么話不能說,因而只能一片寂靜。

    劉桐半瞇著眼睛看了看郭汜,她也認得這貨是郭汜,不過當年西涼三傻撤出長安,前往西域,而且看現在的情況確實是建立起來了前沿基地,也就是說這件事本身就是有謀劃了,劉桐不由得皺了皺眉。

    劉桐半瞇著雙眼,盯到郭汜心中毛毛的時候,突然開口說道,“衛尉何在,叉出去。”

    郭汜一臉崩潰的被趙悅等人叉了出去,愣是沒有敢說話,就算是傻也知道,也是有著極大的求生欲望,大家看破不說破,那你好我好,非要說破了,今個肯定有人不能下臺。

    賈詡見此也是翻了翻白眼,沒管郭汜,只是叉出去而已,又不是就地弄死,不由得深覺劉桐深明大義。

    “就跟之前那家伙說的一樣,對方的兵種很吃地形,而我方基本沒有沙漠隔壁作戰的經驗。”賈詡轉頭繼續一臉平靜地說道,就像是剛剛被叉出去的家伙和他沒有半點關系一般。

    “我方是有的。”朱儁起身說道,“對于你們這代人來說沒有,但是對于我們這些人來說是有的,西羌之戰也是沙漠之戰。”

    “對方主要是駱駝騎,我們的步兵倒是有能沙漠作戰的,問題是沒有騎兵,追不上,過于被動。”賈詡掃了一眼朱儁,裝什么裝,還你們這一代人沒有,說的好像你比我大二十歲,我現在也五十了好吧。

    “騎兵的話也有,沙漠作戰對于耐性有極高的要求,不分享駱駝的耐性的話,很難長時間作戰。”朱儁皺了皺眉頭說道,“一般來講駱駝騎兵這種專業沙漠作戰的兵種,需要的第一天賦應該是共享,聯通這些,二天賦才是司職戰斗的天賦。”

    “能搞出來不?”陳曦聞言雙眼一亮,當即開口說道。

    “有駱駝的話,還行,沒駱駝的話,還是別做夢了。”朱儁冷冷的說道,他最近被皇甫嵩煩得要死,對方成天在搞那個所謂的一切有精銳天賦,朱儁就想說一句,你能不能現實點。

    “收到。”陳曦點了點頭說道,早說啊,能搞定那就沒有問題了,“回頭我們從北方調撥一批成年駱駝回來,雖說不多,一兩萬還是有的,到時候還請將軍出手調教。”

    “可。”朱儁神色平靜的說道,“陳侯有心的話,還是關心關心皇甫義真,那家伙看起來是癔癥了。”

    說完朱儁便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不再說話,也就是他敢在朝堂上直接說出皇甫嵩癔癥了這種話,其他正常人,給個膽子都不敢說。

    “皇甫義真癔癥了?”陳曦不解的看著朱儁,默默的重復了兩下,一臉古怪的自語道,前一段時間不是還好著嗎?怎么就突然癔癥了,不過今天朝會都沒來,癔癥了也不是不能理解。

    話說華佗的藥這么不靠譜,還是直接皇甫嵩根本沒吃藥,陳曦想了想覺得應該是后者的問題,果然應該強制治療、

    “咳咳。”賈詡輕咳了兩下,將所有人的注意力再一次拉了回來,“貴霜這個國家,最大的問題在于這兩個地方。”

    賈詡指了指印度洋,又指了指貴霜南部的平原,“首先是貴霜的海軍,到底多強,我們很難形容,反正就現在的情況,我們數次交手,沒有一次占到便宜。”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竊竊私語,海軍什么的,漢朝人根本沒有什么感覺,就算是水軍這個概念,也就是在南方有,北方都不怎么常見,更何況對于漢朝來說,海軍強有何用,能攻城掠地?

    “肅靜。”賈詡黑著臉開口說道,然后指了指馬六甲這個位置,“你們看這里,這里算是唯一的通道,我們的海軍要過去的話,必須走這里,然而這里被貴霜的千帆海軍給封堵住了。”

    “在座的應該都明白水運糧草的優勢。”賈詡眼見朝官還有些不以為然,于是繼續開口說道。

    這一次瞬間所有人都神色凝重,因為賈詡畫了一條線讓所有人都明白了糧食轉運的難度,貴霜封堵了這里,基本上等于封鎖了漢室的海運后勤線,因而朝堂直接陷入了無言的沉默。

    “本來如果這里通暢的話,從揚州出發,從交州出發,從青州出發,花費兩三個月的時間都能將大量的糧食轉運過去,而這里被封鎖了,這里不能走,如果繼續南下,走這里,風浪太大了。”賈詡嘆了口氣說道,“貴霜在大戰略上確實非常優秀。”

    一開始賈詡等人沒將眼光放在世界這個概念的時候,還不覺得,等到將眼光放開之后,就不得不認為貴霜在大戰略上堪稱恐怖的安排,以他們的資質當然不能隨便的認為,貴霜封堵那里只是巧合。

    然而怎么說呢,貴霜能堵了馬六甲,其實還真是巧合,不過不管是不是巧合,這種結果不由得讓中原那些智謀之士深思連連。

    堵了這里,考慮到南下的風浪,船運就有些得不償失了。

    漢室的朝堂上現在積累的智謀之士實在是太多,很快就明悟過來這種坑爹的形勢,對方封堵了那里,他們的海運后勤基本就可以說是完蛋了,而陸路……

    所有人不由得思慮陸路蔥嶺一線,那里雖說有蔥嶺后勤基地,但是山高險峻,沙漠戈壁一片連著一片,恐怕就算是要搞后勤,運送的壓力也過大,估摸著除非是他們的駱駝騎也搞出來,否則只能用以吸引注意力,進行佯攻。

    這么一來的話,就只有一條路了,南下走荊州南部和益州南部,然而看了看那位置,又想想了橫斷山脈,一眾朝官皆是肝痛。

    “看來諸位已經想到了癥結所在。”賈詡笑了笑說道,益州南部的橫斷山脈,那就是一個天坑,那里漢室已經統治了幾百年了,有郡縣有府庫,少數軍隊要過,就地開倉的話,其實問題并不大。

    唯一的問題在于,要打貴霜的話,少數軍隊根本意義不大,而大軍的話,就只能調糧,那破地形從其他地方調糧的話,非常麻煩。

    “所以現在的解決方式是多管齊下,長安至漢中,漢中至成都的公路,以及成都至中南的高架橋,外加中南本地的糧食基地,多管齊下,應該可以保證十萬左右大軍的糧草,雖說這里很容易受到對方水軍的偷襲。”賈詡指著孟加拉灣那地方嘆了口氣說道。

    所有人都漠然的點頭,不得不承認,賈詡說的非常有道理,如果他們是貴霜的話,也肯定會在那里摸漢軍的糧道,而糧草轉運的難度,注定了漢軍的兵力上限。

    一旦要保后勤糧草,前方兵力就有所不足,而不保后勤糧草,這一戰根本沒辦法打,除非你有孫武之能,千里奔襲下國都,沒這本事那就別扯淡了,肯定沒辦法。

    “為何不打通這里。”老衛尉張儉瞇著眼睛指著泰國灣和緬甸海之間的那塊細長的土地詢問道,“按照這個地圖上的規劃,我覺得這塊地方寬也不過一百五十里左右,開一條運河聯通東西即可。”

    張儉的話讓所有人一愣,然后不由自主的看著緬甸海和泰國灣的位置,隔了一會兒目瞪口呆的看著張儉,這家伙現在已經八十多歲了,和司馬儁那家伙是一朝的,同樣屬于老的可以當棺材瓤的那種。

    “公佑,這個工程難度大嗎?”賈詡隔了好一會兒緩緩的開口說道,他們在之前完全沒想過還可以在這里直接修一個運河,而陳曦直接是目瞪口呆,完全沒想過還有這種操作。

    “目測最窄的地方寬度不超過一百五十里,修條運河根本沒有任何的難度。”孫乾吞了吞口水說道,這是何等不科學的解決方案啊。

    漢室這邊修的運河,不算當前一直在搞的大運河,六輔渠加起來都有這么長了,一百五十里的長度,對于這些人來說真的不是事啊!

    “將這個作為備案吧,到時候弄一批人去考察一下。”賈詡無語的說道,他們這些人還真沒往修運河方面想過,不過在那個位置修個運河的話,貌似很容易被攻擊。

    “你們擔心被攻擊?”張儉就像是瞬間明白這些人心中的想法一樣,松弛的皮膚配合著那張笑臉就跟菊花一樣。

    “張公請講。”賈詡很是恭敬的施禮道。

    “他們水路攻擊你們,你們騎兵去打啊!船跑得快,你們六條腿的騎兵也不慢啊,水里面打不過他們,他們開船去攻占你們那片地方,你們不會南下去攻占他們的水寨,破壞比建設容易,不行就燒。”張儉一副你們太年輕了。

    陳曦瞬間明白了張儉的想法,這妥妥的就是在拼國力,看誰的建設速度快,戰場上打不贏,但是將你拖到死還是可以的。

    漢室這邊好歹還有專業的基建人才,貴霜那邊,這樣搞幾次之后,本土倒是能撐住,馬六甲這邊肯定撐不住。

    “多謝衛尉解釋。”賈詡很恭敬的施禮道。

    “沒什么,這都是以前兌子的經驗,陳子川后那個本錢,那就別用那些有的沒的,直接兌子,復雜問題簡單化,十對一有便宜賺,那就就往死了兌,遲早有撐不住的。”張儉神色冷淡的說道。

    “其實要我說的話,你們要是本錢厚的話,往這一片建上幾十個造船廠,打不過直接沉船,我不懂水軍,但我估摸著造船也是要點工期的,沉著沉著,雙方都沒儲備了,光靠步兵,我們不可能輸。”張儉指了指孟加拉灣那個地方說道,比陳曦還狠。

    陳曦當初的想法也就是爆一個船海,將孟加拉灣堵住,張儉直接打算將那里當戰場,當作戰船的墳墓,沉到雙方都來不及造船,反正漢家不靠海軍吃飯,你貴霜海軍夠強,造不出船看你怎么辦。

    “這個我們有考慮過。”賈詡輕咳了兩下說道,深覺這群老家伙認真起來也不是省油的燈。

    “那我就不說了,反正面對這種對手,講理不如耍流氓,耍流氓不如以本傷人。”張儉動了動嘴,拄著拐杖又坐了回去,臨走還給了個總結,說起來以前這家伙就干過這種事情。

    “張公的想法可以作為參考,我們繼續說貴霜。”賈詡對著坐回去之后閉目養神的張儉點了點頭,然后繼續開口講解道。

    “這個范圍是貴霜最大的精華區。”賈詡指著貴霜南部恒河流域說道,“這片地方稻谷可以一年三熟,不輪耕,不休耕,一年下來畝產可以輕松過十石。”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牛仔骑马官网 夏天卖什么玩具赚钱 新三板股票 如何判断股票涨跌 有什么签到赚钱的 蒸汽洗车赚钱么 什么软件能看电视赚钱 如何判断股票涨跌趋势 在平台赚钱再到平台上消费 街边cos赚钱吗 局域网放几个赚钱宝 梦幻高辅助赚钱号 股票指数期货开户 页游推广员真的赚钱吗 增强型股票指数基金 如何做小视频赚钱 我路上到赚钱是好是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