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夢文學 > 武俠仙俠 > 天影 > 第五百八十章 撕破臉

第五百八十章 撕破臉

    這個晚上,在陸塵和血鶯之間的這一場沖突來得十分突然且毫無征兆,并且矛盾的迅速激化程度也是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幾乎就是在一瞬間,在天瀾真君麾下最得力也最有希望繼承基業的兩個人,就這樣一下子撕破了臉皮,直接對上了。

    當然了,雖然場面如今已經異常僵冷緊張,但追根溯源的話,將局面激化的最大原因還是陸塵竟毫不客氣地直指血鶯,而且還是在如此多人且大部分都是浮云司手下的面前。

    血鶯面對陸塵的指責幾乎不可能有任何的退讓,只能直接反擊了。

    其實一開始沖突還算可控,但是陸塵似乎在今晚是鐵了心要將事情鬧大,特別是在他說出了那句“誅心”的是否有資格的話后,局面就已經完全失控了。

    血鶯能力極強,無論是修行,還是統領浮云司這么一個龐大堂口,這么多年來都一直證明了她是一個優秀的領袖,也一直都被公認為是天瀾真君座下當之無愧的第二人。但是……全天底下的人都知道的一個事實是:天瀾真君雖然雄才大略、名動天下,但是他確實從來沒有收過傳人弟子。

    血鶯是天瀾真君的手下,是他的得力干將,是他的心腹功臣!

    但,唯獨并不是天瀾真君的弟子傳人。

    陸塵只是一個后來者,但陸塵如今是辦過收徒大典、天瀾真君親自承認的弟子,是全真仙盟乃至全天下都知道的,將來會繼承天瀾真君基業的那個人。

    這是名分上的不同。

    這是迥然而異的命運!

    看起來有些殘酷。

    ※※※

    “你有這個資格嗎?”

    夜色下的宅院前方,一片死寂籠罩著這里,雖然沒有任何聲息,但陸塵那帶著幾分嘲諷且直白的話語聲似乎仍然還回蕩在這個地方,像是一條鞭子般,兇狠地抽打在血鶯的臉上。

    血鶯,是沒有資格叫陸塵為“陸師弟”的,哪怕她在浮云司中資格再老,權勢再大,但歸根到底,她就不是天瀾真君的弟子和傳人。

    她只是個屬下,她只是個外人!

    過往的日子里,陸塵對這個稱呼沒有表露異議或是不在乎,這并沒有什么,但如今看起來,在這個夜晚,他似乎要在所有人的面前將這件事提出來,然后打血鶯的臉。

    他成功了。

    在那一刻,血鶯無言以對,而周圍的人屏息噤聲,甚至就連浮云司中對血鶯最忠心耿耿的那些人,在此刻也站在原地沉默不動。

    每一個人都知道,陸塵雖然可惡,雖然他說的話如此直白且傷人,但是他的話并沒有錯。

    一片僵冷中,在人群的背后某個不起眼的角落里,一個男人緩緩走了出來。他遠遠地看著那兩個站在場上中心的男女,正是何毅。

    剛才陸塵的那一番話,似乎也在他的心里和腦海中不斷回響著,提醒著他,曾經他也有過與血鶯今日幾乎相同的尷尬,明明只差一步,明明只要那位高高在上的大人他同意將自己收為徒弟,那么一切都將不同。

    何毅在這一刻突然覺得自己與血鶯竟是如此的相似,他們都為了天瀾真君竭力效忠,都為他出生入死,他們自身都是如此出色,為大多數人所公認,距離他們心目中的頂峰都只差了最后的一步。

    只差那一步,就是天壤之別!

    何毅的目光有些晦暗不定,他輕輕吐出了一口氣,似乎想到了什么,嘴角微微抿了一下,好像有幾分暗自的喜悅,對自己的選擇感到欣慰。

    ※※※

    宅院門前,血鶯當然并不知道有一個叫做何毅的人居然在心里和她惺惺相惜,當然了,就算是她知道了,也不會對此有什么感激之意,更大的可能大概會是嗤之以鼻。

    她是個驕傲的女子,為了證明自己的優秀,她這么多年來一直很拼,她幾乎做到了最好,然后結果也差不多是最好的,除了至今還沒抓到那個可惡的鬼長老。

    還除了那個她忠心耿耿追隨多年的大人,雖然給了她權勢名利和眾人仰慕的地位,但始終沒有將她收入門下。

    她曾經以為這一切都將水到渠成,現在只不過是真君大人對自己的考驗,又或是自己一定有什么地方還做得不夠好。畢竟,像天瀾真君這樣如神祗一般的大人物,他的基業如此龐大宏偉,要成為他的繼承人,自己一定還要更加優秀。

    所以血鶯從不抱怨,只是拼命地去做事,讓自己更優秀,讓自己為他打下了江山,直到某一天,有一個叫陸塵的人出現并成為了他的弟子。

    然后到了現在,這個搶去了自己所有希望的陸塵,當面冷冷地對她問出了這句話。

    “你有這個資格嗎?”

    這句話是血鶯這一生中聽過的見過的,最鋒利的刀!

    它插進自己胸口的時候,那種痛楚仿佛過往數十年的壓抑在瞬間都被引動然后爆發出來,要將她全身都撕碎,將她曾經珍惜的一切都丟在地上踐踏,讓她生不如死,讓她痛不欲生。

    原來,過往這么多年,都是一場空嗎……

    她的臉一片煞白,嘴唇都微微顫抖著,她盯著陸塵死死地看著,如果目光可以殺人,那么陸塵一定已經死了一百次。

    可惜,不能。

    她慢慢地抬起手來,指著陸塵,一字一字、仿佛將全身的憤怒都聚集在那字眼中,道:“你、竟、敢、如、此……”

    陸塵直到此刻,也仍然沒有退讓的意思,他冷漠地看著這個憤怒已極的女人,道:“今天這件事,并不是你的機會,你不要想借此對我,或我的人下手。”

    說完這句話后,他轉頭走下石階,在眾人目光中,一路走到老馬和黑狗阿土的身邊,然后目光向左右那些包圍的人臉上掃了過去。

    他的目光有些寒意,且帶了幾分挑釁之意,只是對面這幾個人紛紛避開了他的目光,在片刻僵持之后,他們緩緩向后退入了黑暗中。

    站在宅院前的血鶯臉色越發難看且蒼白了。

    阿土把頭湊到陸塵的身邊,蹭了蹭他的腿;老馬面上凝重之色仍在,但還是能看出松了一口氣,只是在他走到陸塵身旁時,還是略微猶豫片刻后,低聲說了一句:“你這樣就撕破臉,有些不值得啊……”

    陸塵也沒看他,只是轉過身子,然后口中淡淡地道:“我這么多年也就你一個手下了,雖然沒用,但總不能隨便就被人害了。”

    老馬看了他一會,然后點點頭,笑了一下,隨后挺起胸膛,跟在陸塵身后,連帶著威風凜凜齜牙咧嘴的阿土,再一次向那座宅院走去。

    血鶯還站在那兒,但是這一次陸塵甚至都沒看她,就這樣直接從她身邊走了過去,大步走進了這座彌漫著濃烈血腥氣的院子中。

    只剩下血鶯一人,在眾人異樣的目光里,孤獨地站在門口。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牛仔骑马官网 林疯狂拍片赚钱 什么控制股票涨跌 厦门 股票配资 橙光靠什么赚钱 股票配资排名·选杨方配资给力 ios世界之树怎么赚钱 网上什么职业赚钱快 刺激现场靠什么赚钱 称赞人会赚钱的话 自己的车去公司开赚钱吗 5000到350万炒股手记 股票分析师课程 dnf86赚钱视频 2019股票分析报告 上海股票配资平台有几家 股票推荐每日一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