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夢文學 > 游戲競技 > 全職高手 > 正文 第五百七十九章 還能邁一步

正文 第五百七十九章 還能邁一步

    尸橫遍野的山谷,除了室宿那一聲喊,一直都很沉寂。這種浸泡在血腥之中的壓抑,完全是由死亡堆積而成的,堵得人透不過氣來。寥寥幾個意識尚存者,連呼吸都是小心翼翼的。

    而現在,死亡堆積的靜默中,忽然有人動了。沒有聲音,就是緩緩地有了動作,在那片尸山之上,一只粘滿血污的手像是在掙扎著,朝著二人揮動。

    這是在求救嗎?

    如果不是看到室宿那雙憤怒的赤目,南小河一定會這樣以為。可是有室宿仇恨的眼神在前,他總也判斷得出,忽然動起的這位,是敵非友。

    一下、兩下,那只右手很勉強地揮動著。

    室宿已經放下壁宿站直了身,南小河卻完全看不懂。

    這是什么意思?他望著那只在憑空掙扎的右手。

    右手忽然停了動作,凝固在了半空。

    室宿邁步就要上前。

    “當心。”南小河連忙提醒著。周圍的狀況,這須臾他已經掃了個大概。他原本以為北斗學院在山谷進行了殊死抵抗,所以才有了如此大規模的慘烈犧牲。可當他數眼掃下來后,一個另他目瞪口呆的事實是,倒在山谷中的這一具具尸體,亦或是生死暫且不明的,竟然全部都是三大學院的服色,北斗學院的居然一個都沒有,連受點傷的都沒有。

    這怎么可能?

    南小河無法相信。他不用細究倒在這里的究竟都有哪些人。會參與這次行動的三大學院門人,全部都是三院最優秀的精英高手。可眼下,只看這山谷里的傷亡,粗略估計三大學院的實力便足以倒退十年。更可怕的是,三大學院犧牲了十年的實力,卻好像沒給北斗學院帶來任何傷亡。眼前一點北斗學院門人的痕跡都有,有的就只是那個在尸堆里動起來,詭異地朝他們揮了兩下手后就又僵住的家伙。

    難不成,是他一個人做到的?

    這個逆天的想法終究還是鉆入了南小河的腦海,因為眼前的情形實在無法讓他想出其他任何一種可能。

    所以他連忙提醒室宿小心。如果這一山谷的傷亡,都只是這一個人做到的,那別管他南蕩門門主還是室宿,在人面前怕都遠不夠看。

    可在整個大陸,能輕松壓制他們這級數的高手,恐怕也只有那六位了,眼前這位難道是……

    “你沒發現嗎,那家伙已經到極限,魄之力都耗光了。”室宿咬牙說道。

    所以說,終歸還是這家伙一個人做到的吧!可看這家伙瘦瘦小小,少年模樣,絕不似那六位當中的任何一人,這人是誰?

    南小河還在疑惑,室宿卻已大步流星地走上,二人的身后倒是傳來一聲驚呼,南小河回頭一看,是缺越學院的蒼海島主在他二人之后終于也走進了這片山谷,瞬間就不淡定了。

    南小河顧不上解釋,室宿幾步便已經踏到了那人身前。而那人之前還揮動了兩下的右手此時已經有氣無力地垂了下去。

    南小河看了一眼被室宿放下的壁宿,確信已經斷氣。這位修煉界碩果僅存的前輩高手,竟就這樣斃命在了這山谷之中,做到這種事,難道真的就是眼前這個他根本認都認不出的少年?

    “是誰?”結果這時,室宿的怒吼再次在山谷中回蕩。

    南小河那個逆天的想法,室宿縱然會想到,卻絕不會接受。

    那可是他的老師,年紀雖長,卻老當益壯,更有神武印在身,就算是六大強者,老師都未嘗沒有能力一戰。眼前這么個陌生的少年,是擊殺老師的兇手?他不信,無論如何也不會信。

    “是誰!”

    他咆哮著問道,聲音灌注著魄之力,仿佛利刃在山谷中回蕩。與他近在咫尺的路平臉上頓時泛起一朵血花,他的臉已被這音波傷到。

    是誰?

    他模模糊糊地聽到好像是這聲音,好像是個疑問,可他真沒力氣回答,他甚至已經沒有力氣思考。

    好累。

    從身體,到魄之力,自己身上的每一寸,但凡是還屬于他身體一部分的,都好累。

    他睜著眼,卻累到看不清眼前是什么。

    他聽到聲音,卻累到聽不清說得是什么。

    他抬手,是聽到聲音,是想來個一聲征來著,可是他的動作快不起來了,魄之力也再用不出來了。

    他確實已到極限,在擊倒了這滿滿一山谷的三大學院門人后,用盡了他所能耗費的所有氣力。這種筋疲力竭的感覺,上一次感受,還是逃出組織時。他殺光了追兵,背著蘇唐走在雪原中。**鎖魄因為實驗被暫時開了的缺口阻漸恢復了禁錮。沒有了魄之力,他只是一個比普通孩子還要瘦弱一些的少年。他背著蘇唐,就那樣一直走,他不知道方向,也不知道要去哪,只是朝著前方。他走了很久,有跌倒,有爬起。直至完全走不動時,他記得自己也像今天一樣,終究還是沒倒,終究覺得還是可以再繼續向前走點的。

    那時的他,最后終于向前又走出了一步。

    所以現在的自己,也應該還可以再出一招吧?

    “是誰?!”室宿的第三次怒吼,第三次咆哮。他多少有點失去理智,但總還是看得出,眼前這位,怕是連神智都已經模糊了,從這里他問不出什么,這第三聲怒吼,已是攻擊,音波猶如重錘,朝著路平耷拉的腦袋沖了去。

    路平的頭卻恰恰就在這時抬了起來,本已無神的雙眼忽又亮起。腦海中浮現出的是大片大片刺目的雪白,沒有邊際、沒有盡頭,而他,只是望著前方。

    還能走一步的。

    他的心中,便只有這么一個念頭。

    而后他正好聽到一聲怒吼。喊得是什么,他沒聽清,也無意去聽清,聽到有聲音,他下意識地便有了動作。

    還能走一步的。

    他一邊想著,一邊已經揮起手。

    迅疾、準確。

    一聲征!

    魄之力自路平的指尖彈出,而他已是無意識的狀態,胸中只剩一個念頭——背著蘇唐,繼續走。

    魄之力浩然成形。

    沖、鳴、氣、樞、力、精,什么都有。如果說室宿那一聲音波像一記重錘,那么路平這一指彈出的,也是重錘,并且還是利劍,只不過是千萬柄重錘,千萬把利劍。

    一個看上去垂死之人,忽然就發出了這么一擊,近在咫尺的室宿根本半點反應都無。他的攻擊已碎,他的人被那千萬重錘、千萬利劍轟中,直飛出去。

    突如其來的變化,讓南小河和蒼海都措手不及,施以援手的念頭剛起,室宿便已經呼一聲從他們的身旁飛過。他們所能做的僅只有扭頭去看,就這,視線竟然還有點追不上。

    啪!

    直飛出去的室宿筆直地撞在了山壁上,發出的竟是“啪”的一聲。南小河和蒼海都是先聽到這聲音,視線才追到,可是他們卻再找不到室宿了。

    山壁上,撞碎的山石正在飛起,留上山壁上的,竟只剩下一片血跡。

    碎了。

    玄武七宿之一的室壁,被這一擊轟上山壁,竟就碎了。一點骨肉都沒剩下,一點魄之力的痕跡都沒有,碎得如此干凈,只剩下一片血跡印在了山壁。

    這是什么力量?

    南小河和蒼海一起張大了嘴,眼神稍觸,便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一個字:逃。

    讓堂堂四大的兩位頂尖強者如此干脆的想逃,是任何人都無法想象的事。但是更可怕的是,兩個都沒有動。

    不是放不下身段,不是還在堅守什么信念,兩人不動,只是因為他們不敢。

    眼前這位,是抬手就將與他們齊名的室宿打成一攤血跡的強者。他們是怕逃起來死得更快。

    他們微微回頭,小心移轉著自己的視線。然后就看到尸堆中的那位,無比艱難地向前挪動了一下。

    路平眼中已經沒有對手,還能走一步,是他此時堅持的念頭。

    “是回光返照!”這一步,卻讓南小河和蒼海徹底認清了路平。剛剛那一擊固然可怕,卻是路平臨死的最后一氣爆發。

    如此可怕的敵人,豈能再給他回過氣的機會?這一刻南小河和蒼海心意相通。先前怕得厲害,實在是路平的實力太過碾壓。現在看到有機會,兩人可都不是沒有勇氣冒險的人。身形如電,齊朝路平沖了去。

    望著兩道身影,路平已連動一下手指的力氣都沒有了。仿佛上次雪原里飄然下落的雪花,在自己擠盡最后一絲氣力走出那一步后,就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它們將自己埋葬。

    上一次,他最后遇到了院長,將他和蘇唐帶回了摘風學院。

    這一次呢?

    這一次不會再有院長了,不過所幸的是,這一次也沒有蘇唐。

    想到這,路平不由地笑了。在一片尸堆當中,滿身血污,犀利的兩記殺招面前,他無比自然地笑了起來。

    這……

    看到這笑容的南小河和蒼海心頭頓時一緊,可是已沖到這地步的他們已經沒有退路。

    身形交錯,兩道身影劃出一道完美的十字,從路平站立的位置掠過。

    成了?

    不!

    兩人馬上就都感知到了,一道魄之力以超乎想象的速度,極快地來,極快地走。

    兩人身形交錯的位置,臨死還在微笑的少年已經不見,只余下一道流光殘留的尾巴。在兩人殺招刻不容緩的剎那,路平竟被人硬生生從這里給帶走了。

    什么人?

    感知著那殘余的魄之力,兩人望向上空,流光的尾巴直飛出這片山谷。

    他們不知道這人到底從哪來,只見他說來就來,說走就走,路程、距離,仿佛完全不存在一般。

    南小河和蒼海互望了一眼。

    “天涯咫尺。”

    “開陽郭無術。”

    昨天有一個地方寫錯了。南天學院新出場的這位名字可愛的小河門主,是南蕩門門主。東林寫多寫慣了寫成南林了,已修改。
上一章 章節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牛仔骑马官网 有一个会赚钱的女朋友 快递公司真的赚钱吗 dnf单机版怎么赚钱 网游之赚钱攻略 全息 用电话怎么样刷赚钱 租车跑滴滴能赚钱吗 米赚手机赚钱下载邀请码 武汉市赚钱行业 关于科创板股票涨跌幅限制 十大最赚钱的销售行业 美术设计类哪个最赚钱 问道手游天书怎么赚钱 小说按小时赚钱的小说 000432股票行情 股票分析报告3000字 如何赚钱手工